前些时候我国许多加油站原已不再供应普通汽油(标准汽油),但现在已开始恢复供应普通汽油或标准汽油。可看到在各加油站的普通汽油加油器前有许多汽车排长龙。因为普通汽油的价格每公升6550盾,比其他政府未津贴的高级汽油如Pertalite与Pertamax便宜许多。
前些时候,国油公司(北塔米纳)的确是停止供应或减少供应普通汽油,民众经常买不到普通汽油,使民众对政府不满,并向政府抗议,特别是公车司机们。促使佐科威总统下令国油公司必须在所有加油站供应普通汽油。国油公司不可强迫民众转移普通汽油至非津贴的高级汽油。
政府甚至有意要扩大供应普通汽油与津贴柴油至爪哇、马杜拉及巴厘岛。一向以来,国油公司只供应普通汽油至爪哇、马杜拉与巴厘岛之外的地区。
政府的决定加重国油公司的负担,政府不再津贴国油公司,其实每公升普通汽油的入价比售价高出2000盾,虽然政府已调高津贴每公升柴油500盾至2000盾。国油公司仍然亏钱,因为售价在入价之下。
国油公司作为国营企业,必须承担多种功能,国油公司愿意亏钱出售普通汽油与柴油,国油公司希望能够从出售非津贴的高级汽油获得盈余,用来补贴普通汽油与柴油。
国油公司总经理妮科(Nicke Widyawati)说,亏本的出售普通汽油与柴油是一种商业策略。因为出售普通汽油与柴油所亏的钱与国油公司所赚的钱比较是微乎其微的,去年国油公司的净利高达24亿美元。
政府也要国油公司在全各地以同样的价格出售汽油,这也加重了国油公司的负担,至2019年我国已能在158个县以同样的价格出售汽油。其实如在印尼东部的偏远地区,因为缺乏交通基础设施载油车很难达到,造成偏远地区的油价比城市更贵。
这些亏损百分之百由国油公司承担,为了达到全国一律油价的指标,国油公司付出了5兆盾的代价。
政府已做出决定,至2019年津贴燃油与非津贴燃油的价格不会调涨。换句话说,国油公司将承担更大的亏损,政府是为了维持民众的购买力,这不是政治决定,而是最好的选择。
目前我国的经济正受到国际经济不景气的影响,若现在调涨津贴燃油的价格将引起社会的骚乱。每一次调涨油价都会产生连锁反应,将造成通货膨胀。加上现在盾币正在贬值,物价也跟着上涨。
我国的出口也受到很大的压力,今年8个月来的贸易赤字已达40亿美元,民众的消费有必要节省。民众的消费成为重要的保险杠,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6%,因​​此政府不调涨燃油值格,为了维持民众的购买力,特别为了维持低下层民众的购买力。
但是因为政府的不调涨油价与实行全国一律油价的措施,使国油公司蒙受巨大的损失。一向以来,国油公被看扁,因为国油公司比不上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国油公司,如马来西亚的国油公司。
国际原油价格可能从每桶80美元涨到每桶100美元,而我国半数的燃油仍需要进口,故国际油涨的高涨加上盾币的贬值,将加重国油公司的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