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盾币汇率突破每美元15000盾的心理水平时,央行总裁贝利(Perry Warjiyo)表示,这种情况不是世界末日,更不是一切的结束。他要强调的是,除汇率外,我国的宏观指标如通胀、经济增长、外汇储备、政府债务对国民生产总值(GDP)的比率,良好的财政管理及其他几个重要参数,仍然相当令人信服,。 
央行总裁还想强调各国货币一样都面临压力。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相比,盾币的贬值并不是最糟糕的。 央行尽管不赞成,也必须通过提高利率来抑制盾币价值的下滑。 因为若参照非常低的通货膨胀时,利率并不需要上调,以免妨碍经济增长。 
然而,如果不加息,外国资本回流美国的情况将更加严重,因美国目前有望实现高收益率。央行基准利率的上调是不可或缺的,惟有这样我国的金融资产或投资组合在外国投资者看来才具有吸引力。要抵消美国中央银行利率的上升,央行的确还需要提高利率,使国内和美国国债收益率的差距
会太大。 
目前5.​​75%的央行基准利率实际上并未能完全阻止资本的外流。在股票市场,外国投资者年初至今仍然录得52.3兆盾的净售额。印尼证券交易所(BEI)的综合股价指数(IHSG)也在年内下跌了9.43%。 
须知外国人是不可能继续不断地从我国投资组合中撤回其投资的。资金流回美国的规模确实很大,但是这种趋势将达到饱和点,它总会出现转折点,外国人终将到回来购买价格相对便宜的发展中国家(包括我国)的金融资产。 
有趣的是,尽管在股票市场上的外资净售额高达52.3兆盾,但在国家有价证券市场(SBN)上情况却正相反。年初至今外国投资者的净购额超过20兆盾。到目前为止,外国人仍持有价值达56兆盾盾币计价的国家有价证券,占盾币计价的国家有价证券的37%。 
这一事实表明,外国人并没有完全离开我国资本市场。他们对高回报率的国家有价证券感兴趣。外国人转移在印尼证交所出售的一些股票来购买国家有价证券。转换投资组合对外国人来说是一种非常普遍的做法。投资组合的再平衡是弥补损失和优化收益的必要条件。尤其国家有价证券是一种几乎没有风险的投资组合。
国家有价证券违约的可能性非常小,因为我国经济仍然相当稳固。与其他发展中国家发行的债券相比,我国的国家有价证券收益率也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另外,如果明年美联储不会像今年那样大幅提高利率的最新消息是真的,那我们就有新的希望。对发展中国家的压力将会减弱,这是一个良机,那时外国人将返回我国追逐金融资产,特别是价格相对廉宜的股票。 
随着外部压力的缓解,政府和相关部门在国内不断进行整顿,尤其是改善引发盾币贬值的内部因素---经常账赤字(CAD)。 随着经常帐赤字得到改善,我们认为盾币也将走向反映其基本面的新平衡点。
盾币的稳定和经常帐赤字的改善,将恢复已经被动摇一段时间的宏观基本面可靠性。无论如何,宏观基本面是投资组合和直接投资吸引力的先决条件。外国投资者将这些参数视为进入、停留和离开一个国家的主要考虑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