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知政府是如何想的,宣布了标准汽油涨价以后又加以取消,真是可笑之极,因为它显示政府官员之间的协调非常薄弱,此外,决策未经过成熟考虑。对于参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年会,正聚集于巴厘的国际公众来说,这真是自曝其短、让人贻笑大方的一场“演出”。 
标准汽油价格的延后调涨是能源和矿物资源部(ESDM)宣布的。本月10日,能源和矿物资源部长佐南(Ignasius Jonan)在其书面声明中称:“根据总统的指示,爪哇、马都拉岛和巴厘岛(Jamali)标准汽油价格调涨至7000盾,其余地区调涨至6900盾的计划,在本日18.00时给予展延并重新讨论,以待国营石油公司北塔米纳的充分准备。” 
大约一个小时前在巴厘岛Sofitel酒店大厅,佐南部长宣布提高燃油(BBM)的价格,把标准汽油(Premium)从每升6550盾上调至7000盾的计划。标准汽油价格被宣布上涨之前,北塔米纳有限公司先公布pertamax类型燃油已从当天中午11时开始涨价。 
佐南说明政府调涨标准汽油价格的原因,当然是由于世界石油价格的上涨,推高了燃料价格。几种类型的石油以及我国原油(ICP)价格在国际市场都上涨。他说:“因此根据佐科威总统的指示,政府考虑最快于本日18.00调涨标准汽油价格,取决于北塔米纳是否已在其2500个加油站做好准备。” 
该决定后来又被取消。到底发生了什么?令人不解的是,无论是宣布调涨标准汽油计划还是取消其决定的时候,佐南都把这两项决定称之为“按照总统的指示”。佐科威总统是否这么容易改变其决策?是谁有足够的胆量并且能够干预佐科威总统做出这个非常重要和影响深远的决定? 
一些人猜测,上述决定的取消是应国营企业部长丽妮(Rini Soemarno)的要求,理由是北塔米纳尚未准备好执行上述决定。但北塔米纳未做好充分准备的藉口十分牵强,须知此前佐南自己披露过已经与北塔米纳总经理谈好,北塔米纳方面表示准备执行。
我们不清楚这场糟糕的“演出”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然而有关标准汽油价格调涨的混乱局面,曝露了一些值得人们关注的问题:首先,佐科威政府的协调越来越差。这样一个重要决定竟然没有经过仔细讨论,并且匆忙行事,最后终于莫衷一是,令民众无所适从。 
其次,这种案例表明,因为被迫以低于生产成本的价格出售标准汽油,北塔米纳已经陷入困境,难于承担亏蚀的负担。加油站的标准汽油每升价6550盾,而生产成本每升需8000盾。有人估计今年北塔米纳的损失或达到50兆盾,其中是因为它负有出售标准汽油的任务。 
第三,政府越来越不透明,因为在没有先进行社会化的情况下做出重要决定。Pertamax、Pertamina Dex和Pertamax Turbo的价格在10月10日11时开始上涨,此前却没有向公众宣布。这一点与消费者已经知道的往日上调燃油价格的情况大不相同。 
第四,政府几乎违背了自己许下的在2019之前不提高标准汽油和柴油价格的承诺。这个承诺实际上是有政治动机的,因为担心它会使民众不安,不利于佐科威在即将举行的总统选举中获得连任的努力。 
因此,取消提高标准燃油价格是一个荒谬可笑和不该重演的事件。如今消费者必须准备好面对政府不顾后果、提高上述88辛烷值燃油价格的可能性。 如果政府因为困难而被迫提高标准燃油价格,必将有其后果,其中包括基本必需品的价格上涨。 
因此,我们只能期望政府能更好地协调,决策更加透明,向民众解释其决定时更明智。决定燃料价格的权力确实掌握在政府手中。请怜悯那些不得不承受更加沉重生活负担的人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