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年來大量委內瑞拉(Venezuela)人民為了保命與繼續生存,而逃難至鄰國開始新的生活。根據聯合國的報告,已有3240萬委內瑞拉人口中的230萬人或7%人口為了避難逃離該國。
委內瑞拉以前是富有的產油國家,也是生產美女的國家,其美女經常在國際選美賽中奪得冠軍。
該國在Hugo Chavez總統治理之下,做了錯誤的決定,將該國95%的收入依賴出口原油,2014年當原油價格下跌時,該國經濟開始動搖,最後演變成經濟危機。
Chavez總統堅持走社會主義路線,為了照顧貧窮人口,由政府制定所有物價,包括麵粉、食用油至肥皂。因為政府的這個政策,使該國許多工廠與企業倒閉。
委內瑞拉貨幣玻利瓦爾(Bolivar)大貶值後,人民已對Chavez政府失去信心。因為其貨幣的大貶值,引致物價通貨膨脹,2018年第三季通貨膨脹率高達100萬巴仙。
一公斤牛肉的價格是950萬玻利瓦爾,一卷衛生紙260萬玻利瓦爾。委內瑞拉總統因為不著重發展經濟,使該國經濟進入困境,又不斷印製鈔票,造成惡性循環。大量的興建基礎設施,也使其收支預算不敷。
一直到Chavez總統逝世,經過一次非常有爭議性的選舉,最後由Nicolas Maduro接任總統職位。他延續前任總統的政策,實行社會主義,結果引來大學生及民眾的示威,他對示威群眾採取鎮壓手段,又貪污與腐敗,最後引至全國性的大混亂。
最終因為縱向的衝突與橫向的衝突,使阿拉伯之春的革命以失敗告終。委內瑞拉派系的衝突與經濟危機,觸使大量民眾逃離該國,湧入鄰國,引至鄰國大量的難民。
Nicolas Maduro與Chavez一樣,指責反對派、美國與哥倫比亞是製造混亂的源頭。不願意承認社會主義引致的貧窮與經濟危機。但專家們指出這是Chavez 路線的錯誤,接著其接任者Nicolas Maduro也繼續其錯誤的政策,最後引致拉丁美洲的危機。
錯誤的措施導至當今社會主義的失敗,如當初中國也曾經走錯一步,進行文化大革命,使中國的進步停頓了十年之久。倘若委內瑞拉的內政問題不能解決,將會有更多的人民逃離該國。在最近的一個月裡,哥倫比亞,厄瓜多爾與秘魯已接收了數十萬名委內瑞拉難民,他們缺少糧食。
2018年9月初,有2500人進入秘魯邊界的小城市,隨後並有數千人繼續湧入。巴西政府已派出軍隊駐守邊界的安全,防止委內瑞拉難民湧入巴西。巴西人民驅逐潛入的委內瑞拉難民,據稱已有2500名難民被迫返回委內瑞拉。這批難民指責巴西對他們進行種族歧視、仇恨、污辱、排外、經濟迫害與進行奴隸。
委內瑞拉的三個鄰國,已要求Nicola Maduro總統限制發放護照,以維持區域的安全。美國也已加強邊界的駐守軍隊,防止大量的拉丁美洲難民湧入美國。美國總統特朗普更是強勢限制難民進入美國。
美國及其聯盟國家威脅,將對委內瑞拉進行軍事干預,以恢復其民主制度,緩和該區的難民人潮,維護該區域的安全。委內瑞拉危機再次告訴人們,經濟與政治是分不開的,一個國家不能避免全球化的趨勢。(文/鄺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