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物縣Ciampea鎮Cinangka村的生活環境再次受到破壞,特別是該村的孩子受到重大的污染,他們受到當地一家廢電池熔鉛工業的影響,使孩子們的成長受到鉛的污染,使他們不但肉體的成長,造成畸形的發展,他們的腦力也受到干擾。
Cinangka 村自1978年開始逐漸發展成收集廢電池熔鉛的中心,含鉛的灰塵甚囂塵上,污染了當地的空氣、土地與水源。也干擾了當地人民的生活,造成孩子們畸形的成長。
眾所周知,電池是汽車與機車用的發電工具,是汽車與機車不能缺少的重要零件。電池用了一段時間後,就得更換新的電池,但舊電池裡的鉛(Pb)還可以熔解再造,或提煉成錫(Timah),錫是有價值的礦產,許多家庭為了賺取生活費從事熔鉛行業。
問題是,政府可以控制的中形工廠與大形工廠不願意做熔鉛的工作,因為附加價值太低,過程複雜不合算,而且污染程度大。所以熔鉛的工作都是由家庭工業在做,特別是在城市郊外偏遠地區的家庭在做。
傳統的熔鉛方法,用的是如井口的爐子,沒有煙囪,也沒有吸塵器,鉛塵到處飛,結果污染了整個地區,最後污染了水源、空氣、土地。孩子們的抵抗力弱,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受到嚴重的污染,結果造成孩子們畸形的發展。
政府嚐試要整頓與管理這些非法的熔鉛家庭工業,但並不容易,每一次政府監督他們或禁止他們熔鉛後,他們就搬到其他地方,重新開始非法的熔鉛行業。
其實,民間的淘金業也一樣,政府整頓一處非法的淘金點,他們馬上就搬到另外的淘金點,政府抓不勝抓,提煉金塊用的水銀污染了淘金地方的環境。非法的淘金業與熔鉛業所造成的污染一樣嚴重。
無論如何,這考驗政府的智慧與能力,處理廢電池熔鉛的非法行業已經做了40年,我們不竟要問,在這麼長的時間裡,政府究竟做了什麼環保的工作?或是放任非法的破壞環境,破壞下一代的健康的行業繼續下去。
1945年憲法保障人民生活的環境,無論生活在國土的那一個角落,政府都有責任提供保護。環保與森林部長五年前對Cinangka河道做了清理的工作,但其效果非常有限。也許我們需要向韓國或越南學習,2008年越南的東邁村(Dong Mai)就好像Cinangka 村一樣,熔鉛工業污染了當地的水源、空氣、土地,當地政府給予整頓、教育、防範、監督,最後終於撲滅了破壞環境的非法熔鉛業。
Cinangka村的民眾處在進退兩難的境界,熔鉛是他們生活費的來源,停止了熔鉛行業他們的生活費從何而來,繼續下去危害了他們的下一代。他們需要政府的扶助,也許政府需要教他們,幫助他們轉行,甚至於幫助他們離開已遭到污染的地方。
另方面,政府需要制定法律,為了保護環境與下一代,一定要嚴格的執行。政府不要再拖延,必須即刻處理這問題,以免危害下一代。(文/鄺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