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大米問題就如慢性疾病一樣,久久發作一次,若診斷錯誤,將便難醫治。1965年我國曾經發生缺米的危機,希望今後不再發生同樣的危機。
我國每天需要多少大米來養活二億四千多萬的人口。數以百萬計的農民在生產糧食,數億的人口在享用農民生產的大米。大米從農手中經過一層層的程序,最後到達消費者的口中,其價值已漲了數倍。
國糧署(Bulog)管理大米的存量、運輸與市場的問題。加上非國糧署控制的民間大米存量,物流與市場,兩方面大米的存量加起來即是我國大米的存量。
我國大米存量包括:1.在家庭的消費存量,2.在大米商、批發米商與零售米商的存米量。3.碾米廠大米的量。4.國糧署倉庫大米的存量。5.在田地裡未收割的大米存量。
倘若在民間大米的存量足夠,國糧署很容易控制大米市場。因此,國糧署不可搶購民間大米,倘若市場米價已高過政府規定的大米價格。
造成大米危機的原因
當大米的分配受到阻礙或大米的存量缺少的時候,即發生大米供應的危機通常我國每三個月需要有900萬頓的大米存量。因為最近3年至5年的大米產量不夠,或因為雨季遲來的緣故,將造成大米存量的不足。
根據調查自1965年造成大米危機的原因有:1.政府是否認真處理大米存量問題。2.政府是否預備好面對大米缺少問題,如旱季太長或出現虫災。大米的短缺很容易引致社會問題與政治危機。
政府是否認真處理大米問題的指標是,最近3、5年大米的產量是否能夠滿足人口的增長?及因為土地改變用途為工業區、住宅區或公共設施,所引致的農地減少問題?倘若政府不能處理好以上問題,很可能會發生大米產量短缺危機。
政府被稱為能夠面對大米危機,倘若政府能夠給予國糧署(Bulog)全力的支持,處理糧食的存量問題。如興建更多的倉庫,撥出足夠經費或政府願意承擔虧損問題等。專家稱;以往發生的大米危機,因為政府未重視糧食署的功能與責任所造成。 
政府未認真處理大米問題
1965/1966年及1997/1998年發生的大米危,是因為政府忽略1960-1964年大米的產量每年只增長0.6%問題。結果市場上的存米量不夠,米農的產量未能滿足市場的需要。結果1965年底大米的價格從每公斤306盾飆升至每公斤1783盾。
最後大米的危機演變成印共的九卅事件,造成政治危機,最後導致蘇加諾總統下台。
1997/1998年政府太過自信,認為大米存量已經足夠,因為自1984至1993年我國的大米產量已能夠自給自足,而忽略了年大米產量下降0.1%的事實。1997年發生的艾尼諾El Nino天災及金融危機,不能避免造成大米格飆漲。1997年6月一美元兌2450盾到了1998年6月一美元漲到14900盾,造成金融危機,最後演變成政治危機,導致蘇哈多總統下台。
1980年底,外國專家與國內專家有意弱化國糧署,開始修改相關條例。到了蘇哈多總統下台時,國糧署的功能已剩下處理大米問題與供應大米給國軍與公務員。中央行也停止自1968年提供給國糧署的融資。政府也開放免稅進口大米。
天災造成的缺糧
1976/1977年及1007/1008年的缺糧危機,因為1973年大米產量上升10.8%,1974年上升4.6%,1975年發生虫災,大米產量下降0.6%,但1976年回升至4.3%,1977年發生干旱大米產量只上升0.2%及1978年大米產量才恢復上升10.4%。
政府為了滿足糧食的存量,大量的在全國各地興建大米倉庫。政府透過國糧署向外國借到期限為25-30年的長期貸款,每年的利息只3%。從1967年至1981年進口的大米70%來自外國的貸款。1973年進口123萬頓大米,1974年進口114.7萬頓,1975年進口67萬頓,1976年進口150.9萬頓,1977年大米危機高峰期進口230.8萬頓大米。
政府如何解決2009年全球性的缺糧問題?蘇西洛總統採用津貼種子與肥料來控制大米價格。到了1998年政府開放自由進口大米,與停止津貼肥料,造成大米價格暴露。2004年一公斤2500盾的大米,到了2009年了近一倍一公斤漲到4900盾。
2007,2008,2009印尼國內大米產量達到300萬頓,印尼避過全球性糧食危機。印尼也提供大米津貼給1000萬戶至1750萬戶貧窮家庭。
政府未準備好面對大米問題
1972年政府太過相信大米產量過剩的報告因為1969,1970,1971年大米產量上升5.6%,7.3%與4.4%。政府認為1992年大米產量也將有所上升。但1972年發生旱災,國糧署只收到一點大米,而進口大米因全球性的缺糧問題又遲到,結果造成國內大米價格飆漲,最後蘇哈多總統將國糧署長停職。
到了佐科威總統時代,大量的改善農業基礎設施,興建水庫,與提供農耕機給農民,政府因此制定大米最高零售價(HET),也成立了米價監控小組。2018年大米自給自足未成為事實,最後政府只好進口200萬頓大米應急。政府希望國糧署發揮功能,準確的監控我國大米的產量,不要造成缺糧危機。(文/鄺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