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国,贪污风气仍猖獗盛行,牵连到政党的“诚信”形象问题,政党诚信成置疑或疑问,肃贪委员会(KPK)遂设立政党诚信制度(Sistim Integritas Partai Politik简称SIPP)作为防范我国贪污风气的护身符。
SIPP是一种经达成协议的政党纪风的准则。KPK主席阿古斯 拉哈尔佐(Agus Rahardjo)周二说:“希望往后政党实施上准则。内政部长扎赫约库莫罗(Tjahjo Kumolo)对以上表示嘉奖,并将有力协助我国的民主作风,他视政府无法长袖善舞干预,消除金钱政治的民主毒瘤,通过以上准则政党从人员的甄选,金钱管理方向能有良好,妥善的系统。”
很多人觊觎一政要官职,使用金钱政治争取一官半职向官员或政党献金,扎赫约称之为政治寄生物。根据他作为斗争民主党(PDIP)党秘书长时,有党员以3亿盾,取得国会议员席位。但也有花费340亿盾的,才争取到。可能也有花500万盾取得地方官候选人资格。但也有花掉1兆盾。其实,想想其薪资收入多少?
国会议长班邦苏萨迪奥(Bambang Susatyo)坦称政党政治系统的腐败现象。并成为官员或党员贪污的根源。如所知政党收入来源有三,首先是党员献金,二是个人或企业的自愿献金,第三是来自国家的政府预算案(APBN)编列的资金。政党达成共识,签署的以上SIPP准则有望压制贪污恶风的蔓延,滋长。提升我国的国际形象及国民对政党的诚信度,如所知,我国在国际透明社有关贪污的指数还很低,位居全球180国家中的第96位。
可以理解,第二组总统候选人帕拉波沃(Prabowo Subianto)不久前在新加坡企业界和专院人士前说,我国贪污毒瘤已达到第四期。看到政府地方高管,法官被肃贪委员会逮捕归案,锒铛入狱令人伤心,寒心和羞愧,贪污魔爪无孔不入,伸入到各个层面。
虽然有2008年第2号(44 no 2/2008)和2011年第2号(UU No 2/2011)条例如有贪污脏款入政党账号,最高行政法院(MK)可冻结款项甚至解散政党。但能找到鉴鉴证据依送法办却难。
反贪污,消除贪污是长期和艰巨的斗争,希望上SIPP准则,能协助政府限制压制贪污恶风的滋长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