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网雅加达讯】包括我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国家都对资金外流的现象担心不已。自从美联储(The Fed) 通过提高利率使货币政策正常化以来,就出现资金外流的浪潮。欧洲和其他一些发达国家也将尾随美联储的政策,实施货币政策正常化。
此举将导致全球金融的不确定性,从而为新兴市场带来高投资风险溢价,尤其是证券投资。比如2017年流入新兴市场的外资达到1011.6亿美元,但今年急剧下降,截至2018年11月中旬,仅65.4亿美元。
同样地,流入我国的资金在2017年达到247亿美元,但自2018年2月以来庞大金额突然流出,在10月达到峰值,年初至今外资在股市的净售额累计54.6兆盾。
所幸情况发生了变化。自11月以来,外资再度流入我国,在股票市场上出现5.6兆盾的外国净购额。这使得1月至11月的外国净售额降至45.6兆盾,到了12月,外资依然在净购。此外外国人仅在11月份就购入总值35兆盾的国债券(SBN)。
资金的持续流入是受到全球和国内一些因素的影响。如美联储行长鲍威尔(Jerome Powell) 发表关于美联储将降低基准利率上升水平、并结束货币紧缩周期的声明,受到全球金融市场参与者的积极欢迎。
另一个积极的因素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之间达成的“停火”协议。他们一致同意在2019年1月1日以后不按原计划对来自对方的进口货物征收附加进口税。在接下来的90天里,美中双方将进行密集的谈判,以解决涉及两国的一些贸易争端。
而在国内,第16轮经济政策配套中包含的三项重要政策也得到投资者的积极评价。此外,央行(BI)行长贝利(Perry Warjiyo)总是走在曲线前面并标定利率的声明,显示央行将始终保持我国金融工具的竞争力。
展望未来,要让外国投资者对我国更有信心的话,政府和央行必须始终保持审慎的宏观政策,加强经济基本面。外国人总先了解一个国家的经济基础。经常账赤字(CAD)是必须认真加以解决的我国宏观基础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