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确实拥有东盟最大的汽车市场,遗憾的是,在生产和出口方面却远远比不上泰国。泰国的汽车产量每年可达到200万辆,其中一半以上出口。该“白象王国”一年的出口量已经达到110万辆,但我国的出口量仍然很小,国内新车销量约为110万辆,汽车产量在130万辆左右,但每年出口的只有25万辆左右。 
如果仔细分析,我国出口最多的是廉价汽车冠军大发(Daihatsu),而不是几十年来成为群岛最畅销汽车品牌冠军的丰田(Toyota)。大发在车型方面的生产也超过丰田汽车,而丰田还将一些品牌的生产委托给其制造商。 
丰田只向世界汽车市场投放8.3万辆。另一个贡献者是铃木(Suzuki),出口2万2805辆,与作为新出口商的三菱(Mitsubishi)竞争。三菱在去年4月首次通过Xpander出口汽车,创造了一个相当不错的出口数字,达2万2338辆。其他还有日野(Hino)2596辆和现代(Hyundai)2466辆。 
从东盟汽车工业实力的不平等图来看,我国政府显然仍有许多功课要做。有国内巨大汽车市场,以及颇具竞争力的劳动力工资的支持,我国理应成为东盟最大的汽车生产基地才是。 
政府不可放任泰国击败作为在世界经济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的东盟最大汽车生产基地的我们。2017年东盟的国民生产总值(GDP)已达到2.9兆美元,预计2030年将成为世界第四大经济体。 
大量的生产性青年工人可以加速东盟国民生产总值(GDP)的增长,东盟目前的总人口约为6.39亿,超过欧盟和北美的人口。该地区的劳动力人数位居世界第三,仅次于中国和印度。 
为了充分利用我国和东盟的巨大潜力,佐科威总统政府必须勇敢坚决地启动和实施我国将作为该地区最大汽车生产基地的计划。如果仅仅把汽车工业作为政府制定印度尼西亚4.0计划的五个优先部门之一,其实施和问责制还不够明确。 
政府在“我国成为东盟汽车生产基地”项目中至少要有四个目标。首先,增加汽车行业的就业机会,并继续促进现在已超过50%的国内零部件的使用。 
第二,增加汽车出口以获取我们越来越需要的外汇。第三,必须以健康的方式发展这个行业,以便增加其税务方面的贡献。第四,发挥汽车工业在农业、种植业、畜牧业、渔业和采矿业的作用,这些工业都是推动区域经济发展的关键。 
因此,佐科威总统政府必须在降低税率和其他税务负担方面进行创新,尤其是对多用途低成本的小货车。政府可以仿效泰国的低税率政策,使汽车工业具有竞争力。泰国的税率很低,其汽车价格的低廉连农民也可以承受。白象王国的农场主一般都用小货车把稻米、水果和甘蔗等从种植园运到工厂或市场。 
除了减税,还必须大量生产,使小货车等农村常用汽车的价格降至1亿盾以下,农民或可以利用乡村和村行政区基金购买这些生产性汽车。如果村庄总数有8万2000个,每个村庄拥有3个多功能小货车的话,那么将有24.6万辆的需求。 
也就是说,农民可以用它来运送肥料、农作物、动物饲料和牲畜。价格1亿盾的汽车,即使速度只有每小时60公里也不打紧,只要可以安全到达种植园、市场和矿区。 
因此,廉价汽车数量增加不会导致城市的拥堵现象更加严重,相反可以促进农村经济发展和出口创汇。对于城市地区,正确的政策是发展从定居点到贸易中心和办公处的安全、舒适和完善的综合性大众运输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