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币兑美元汇率再次呈现其强势,日前盾币在亚洲货币中创下最高涨幅。盾币兑美元汇率接近1万4000盾,在今年初上涨2.35%。事实上,盾币兑美元汇率在整个2018年里下跌6.44%。 
盾币的升值是由国内外的情绪引发的。促成盾币走强的外部因素是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的声明,他准备在必要时改变货币政策立场。美国和中国之间为缓和贸易战而进行的谈判也对盾币产生积极的影响。 
市场人士解读美国央行今年的货币政策已不再激进。鉴于美联储政策可能转向温和,美元也跟着走软。如果不提高基准利率,在美国投资就不再有吸引力,因此投资者纷纷抛售山姆大叔国家的货币,转向风险投资,包括投资者追捧的盾币。 
与此同时,投资者对日前抵达北京的美国代表团表示赞赏,该代表团将与其贸易对手商谈至今未解的问题。尽管谈判尚没有结果,但市场已经充满了乐观情绪,认为双方将达成预计会对世界经济产生积极影响的和平协议。 
这种希望并不过分,须知贸易战不仅摧毁这两个世界经济大国,而且还会拖累其贸易伙伴。在北京达成贸易协议的可能性是对美元的不利因素。相反,盾币则受到全球市场美元走软的积极影响。
笼罩在不确定性阴影之下后,世界经济将因缓和贸易战协议而受到提振。当美国和中国重新开放彼此的市场时,全球贸易活动将更加频繁,进而刺
 激世界经济的增长。 
另一方面,美国政府的停摆也是影响在全球市场美元的因素之一。市场认为,因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为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建造隔离墙而提出的预算没有获得批准,已进入第三周的美国政府停摆将使其经济放缓,并导致数十万联邦政府雇员下岗或无薪工作。
 在国内,市场参与者积极回应政府公布的经济数据后,盾币变得更加坚挺。已公布的经济数据包括2018年控制在3.13%的通货膨胀率,低于政府在2018年国家预算中设定3.5%的目标。 
截至2018年12月底,实现的国家财政收入达到国家收支预算目标的102.5%或1894.7兆盾。石油价格仍然低于每桶50美元,也是盾币走强的积极催化剂。盾币的呈强也与印尼央行(BI)的干预密不可分,央行为盾币的升值提供了空间。 
央行通过增加国内不可交割远期外汇(DNDF)市场活动,使盾币升值。目前大约有13家银行活跃于DNDF银行间市场。一些外国投资者也进行股票投资对冲交易。 
然而,盾币并没有完全摆脱压力。应该关注盾币在近几天的大幅升值。在急剧走强的背后,会因为技术性修正而走弱。自一周前已经升值2.35%的盾币走势将促使投资者获取收益。如果许多投资者获利回吐,盾币将面临抛售压力,其价值将会下降。 
在我国股市,外国投资者直到日前为止已净购1.18兆盾。美元走软引发外资涌入,促使投资者寻找以盾币计价的资产。然而,外国资金随时还会流出,因为它本是一种热钱。若美联储再次提高其基准利率的话,外资可能又会流出。如果美国和中国未能达成缓解贸易战的和平协议,同样的可能性也会出现。 
为了加强盾币的地位,必须通过一系列吸引外资流入的政策来达致,以增加我国外汇储备。有了充足的外汇供应,即使受到负面情绪的冲击,盾币也不易动摇。继续保持稳定的盾币,将为每天在进出口贸易活动的商人提供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