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文版商报雅加达讯】税收是国家重新分配收入的工具之一。富人支付更多税来补贴经济弱势群体。相反,最底层民众将被给予免税等激励,以便让他们更有谋生的能力。
实际上政府已经实施该税收概念,这一点反映在已经出台的以实现更公平税收的许多政策中。
然而直到现在,征税结构仍然失衡。政府实施的各种措施,从税务特赦到各种形式的税务改革,都未能真正解决征税中的结构问题。
税务总署的数据显示,2018年富人个人所得税的增长恰恰比2017年放缓。去年12月底,非雇员个人所得税税收仅9.41兆盾,增长率放缓至20.53%。其实上一年的增长率还能达到47%。
若从其对税收的贡献率来看,上述非雇员个人所得税税收相当低,仅占2018年12月31日税务总署税收总额的0.7%。而雇员个人所得税实际税收达134.9兆盾,占2018年税收总额的10.7%。
实际上各种研究结果显示,我国有许多富人。瑞士信贷银行(Credit Suisse)出版的2018年《全球财富报告》称:我国有742人的财富在5000万美元以上,列入高净值个人类别(HNWI)中。其中424人介于5000万到1亿美元,274人的财富介于1亿到5亿美元之间,44人的财富在5亿美元以上。
既然富人拥有如此之多的财富,他们缴纳的税也应可以更优化才是。世界银行在3年前的研究,也表示那些超级富人便是在近几年期间享受经济增长的群体。因此照逻辑来说,他们既然享受了经济蛋糕,理应缴纳更多的税作为补偿,而不是仅仅是贡献0.7%。
税务当局也多次承认目前状况的不合理。按照经合组织(OECD)标准,税收一般依靠个人所得税,其贡献的税收要比其他税,特别是企业所得税更高。但在我国恰恰相反,雇员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反而做出更大的贡献。富人的收入总额达255.37兆盾,富人所得税的贡献率理应在20%以上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