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无法统计肃贪委员会当场逮捕了多少位涉嫌贪污的官员。很讽刺的是他们大多是国家重用的高官,有地位的政府官员,从部长、国会议员、地方议员、省长、县长及市长都有。
至 2018 年,肃贪会至少逮捕了 100 名涉嫌贪污的地方首长,未包括 220 名国会议员与地方议员 ( 省议员,县议员,市议员 ) 他们因为同一案件或各自的案件被肃贪会逮捕。倘若连公务员与司法官员,从警察、检察官、法官、宪法法官都涉嫌贪污,则被逮捕的贪污嫌犯就更多。
大部分的贪污犯都是代表政党的官员,为什么政党会派出这样的代表,政党错了吗?还是我国的制度错了。
国家与人民的损失
肃贪会主席阿古斯.拉哈尔佐 (Agus Rahardjo) 开玩笑的说,倘若肃贪会有更多调查员、或工作人员,则每天都会当场逮捕贪污犯。也许他讲得没错,一位地方首长,当还是候选人的时候,就有了贪污的动机与意念。
肃贪会在 2016 与 2017 年的研发报告中称,地方首长候选人的竞选经费;一位县长 / 市长候选人需要 200-300 亿盾竞选经费,省长则需要 200-1000 亿盾。而根据调查 613 位地方首长候选人的结果,县长候选人的财富平均只有 67 亿盾。其中有两位的财产为零,及两位的财产为负数。
肃贪会的报告称,并不奇怪 82.6 %的地方首长候选人依赖赞助商和捐助者支持竞选经费。赞助商和捐助者多来自企业家、社团、社会组织、机构及个人。无论来自雅加达或方地的赞助商或捐助人,他们赞助的动机都是希望胜选后得到回报;如获得承包工程,获得经商的保证安全性,与决策者建立关系,或在国营企业里任职(铁饭碗),获得社会福利,方便得到准证等。
候选人依赖赞助商或捐助者越大,当选后犯贪污的机率越大。候选人已没有其他办法,可以还清贷款来债务,除了用贪污的手法偿还。
另外,当选人也会出卖职位,从需要得到便利的企业家获得报酬。他们的本质都一样,以为人民服务的名誉向企业家索取报酬。
地方选举的大收获
有许多因素导致地方首长选举候选人犯贪污,其中地方首长选举的制度,为金钱政治提供了机会。但地方选举制度并非造成贪污的唯一因素。别外,候选人的诚信,及支持候选人政党的诚信,也决定候选人是否会贪污。
2016 年第 10 号有关地方首长选举制度的法令,称有一问题可助长金钱政治的实践,及促成当选首长的候选人进行贪污。其中,由党中央领导层直接遴选候选人,没有规定政党必须经过初选制度选出候选人,政党或联合政党没有设定候选人的门槛。
把遴选候选人的机制只托付在党中央领导层,造成中央集权制度和寡头政治,及高成本的政治制度。所有候选人必须获得党中央总主席与党秘书长的推荐信,及总主席与秘书长的签名认可。结果是造成地方党部对中央党部的依赖。这样的制度又引致买卖推荐信的可能性,推荐信价格根据地方的富有或贫穷而定,越富有与肥沃的地区推荐信越贵。
金钱政治与贪污也因为大选法里规定,必须拥有上届地方首长选举最少 25 %的选票才有资格参选,或拥有该地区 20 %地方议会的席位才有资格参选。大部分的政党都未能满足该条件,所以有联合政党。问题是小政党并非免费的联合到较大的政党,有的小党先索取报酬,这些报酬由赞助商或捐助团体先付出。
选举法的问题
选举国会议员与地方议员的制度,造成贪污情况都一样。选前没有先进行初选,没有选出最好的干部。国会选举法的框架,没有提供机会让党内最好的干部参选。财力强的候选人很容易进行贿选以便达到门槛。政党机乎没有测试对候选人的能力。
当专家埋怨考取公务员的门槛定得太高时,可是没有人投诉有关议员候选人门槛不清础的问题。政党也没有改善征召党员干部的门槛,只要有名望、有钱、有赞助商就可以成为议员候选人或地方首长候选人。
其实,要成为有选举权的公职人员,特别是国家领导人与议员等公职人员,要有诚意为国家与人民服务,要服务社会、为贡献智慧与力量,主持公道,提升人民的福利,不是利用公职为自己赚钱。
解决金钱政治问题
因此,解决金钱政治与贪污问题,不只是要改善大选制度,其根源是政治人物缺乏道德标准,庇护缺乏道德标准政治人物的政党也缺乏道德标准。
政党推荐的候选人,其道德标准没有受到政党的考验,更不要说受到民众的考验。候选人的能力,对国家与政党的忠诚也没有受到验证,所以有许多政治人物可以如变色龙一样随时跳槽转换政党。
政党没有明确的意识形态,缺乏效忠的诚意与标准,也使政局更加混乱。即使一些大党也可以只按照高层的意思处事,只要党总主席喜欢就可以,而不是按照党章或规定处事。
政府出面整顿
要等待政党自我反息可说不太可能,政党的高层不愿意放弃已享有的权势,所以有许多政党的高层与党员被肃贪会列为贪污嫌犯,他们不但不会反息,反而认为这只是运气不好被逮到。看来金钱政治与贿选情况不容易被阻止。
要建立一个清廉的政府不容易,除了要有完备与坚强的肃贪法令,也要有坚决执行法律,不怕危险执行法律的人员。但愿 2019 年的选举,能够比 2014 年的大选更加好。让选民选出能够为国家与民族着想,愿意为国为民服务的公职人员。(文/邝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