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ntan雅加达讯】企业界促政府减少国内煤炭产量,来降低出口量。借镜于2018年,煤炭产量过剩推动煤炭出口,因此,造成全球煤炭价格降低。
印尼煤矿业协会(APBI)主席班杜.夏利尔(Pandu P Sjahrir)认为,最近几个月来,因我国供应过剩,造成煤炭价格降低而压制煤炭工业。与此同时,作为最大的煤炭出口市场的中国,限制煤炭进口量。
班杜对记者称,根据该情势,政府理应控制产量和出口市场的供应量,俾使不造成供应过剩。“中国支配因素,如今最好我们别生产太多(2018年产量为5.28亿吨),数量理应在此之下,最高达5亿吨。”
班杜评估,在不稳定的出口市场和价格情势中,可成为在国内发展煤炭市场的契机。“我们优先发展国内市场,因我国已在全球煤炭业举足轻重,如中国一样,须能控制产量和供应量。”
虽然如此,班杜看出,须关注被定为每吨70美元的国内市场义务(DMO)价格的明确因素,尤其是,国内煤炭吸收率仍依赖国电公司(PLN)发电需求。“需要时间,但必须建造,我们预料仍需要2年至3年的时间,国内吸收量才能达到1.4亿吨至1.5亿吨。”
2019年1月,煤炭基价(HBA)再次降低,从2018年每吨92.51美元降至每吨92.41美元。
能源与矿物资源部煤炭和矿务局局长卡铎.阿里约诺(Gatot Aryono)称,今年定下的全国煤炭生产指标,与2018年的4.8亿吨的工作计划和费用预算(RKAB)相差不大,但该数目仍能提高,因工作计划和费用预算还未达致协议,可能今年底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