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假新闻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时,对它的宣战不只是理智的问题,还跟技术的尖端高超、法律的坚定性,也与执法人员的精明强干有关。 这就是在各个国家和我们这个国家发生的事情。假新闻不只是通过歪曲事实,甚至还是凭空捏造的。肇事者不仅是无足轻重的同情者,还包括政党要员。 

居心叵测加上“无知”和“无辜”的表演以及用上提问的语言,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事实上,任何一个头脑清醒和有良心的人都知道,虚假的发问与说谎本身同样恶毒。 所以在这里再强调一次,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执法人员的精明能干是不可或缺的。

值得称赞的是,执法人员在前两天证明了这一点。1月8日,警察刑事调查局逮捕了一名嫌疑犯,该嫌犯涉嫌捏造有关7个货柜已被戳洞的2019年选举选票的假新闻。 
被捕时,该缩名为BBP的男子正从西爪哇的勿加西住所逃往中爪哇的Sragen。警方侦察和调查的结果也符合这期间的传播假新闻方式,即有计划地以录音形式制作诽谤内容,包括向公众的传播,此外还附有文字和图像。 

该嫌疑人不仅通过几组WhatsApp应用程序,也通过社交媒体传播。假新闻传开后,嫌疑犯还不惜关闭账户和抛弃其手机来销毁其罪证。 即便如此,借助音频取证技术,警方还是找到了与嫌犯的声音99%匹配的录音。此外,警方还逮捕了另外三名涉嫌参与散布假新闻的人。 

在过去的几年里,警方还成功地追踪和逮捕包括抢钱和宪法法院暴乱等各种假新闻的传播者。 这种成功取得后还要有坚定法律的支持。换言之,最具决定性的是执法者在运用指控条款方面的敏锐性。 

电子信息和交易法相互关联的缺乏,使假新闻的传播导致消费者损失,民众受到散布部族、宗教、种族和集团(SARA)敌意言论的挑拨离间,不一定就是法律的漏洞造成的。 

通过运用关于刑法条例的1946年第1号法律第14条和第15条款,法律依然有威力。这一法网处置包含三种形式的违规行为,违规者可能受到最高10年监禁的制裁。 除此之外,应继续进行法律起诉和调查,直至把传播假新闻的幕后操纵者揪出来。如果认为这些精心策划的假新闻是少数人所为,那是天真幼稚的想法。 

大规模的诽谤传播必然需要巨额资金的支持。因此,对假新闻链的调查还应包括追踪其资金的来源。 这种全面的打击可以防止假新闻主脑把他们的毒工厂转移到国外的数字信息系统和社交媒体上。须知在美国和巴西等大规模假新闻受害国发生过这种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