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副总统候选人的愿景和使命是竞选的重要部分。愿景和使命很重要,因为它成为选民选择总统与副总统的指南。
总统候选人当选后,其愿景和使命也成为新秩序时代的国家总方针 (GBHN) ,是政府必须完成的指标。因为愿景与使命是那样的重要,它也成为总统副总统候选人登记时必须附上给普选委员会的必须条件。
普选委员会也给总统候选人呈报愿景和使命的机会,一直到开始竞选的前一天,即2018年的9月22日。9月23日开始有4个月的竞选时间。
竞选其间,一号候选人与二号候选人,向广大的选民推销与解释他们的愿景、使命、计划和意象。如果在竞选期间,还有候选人提出要修改愿景和使命,这是不可思意的事。
突然间,1月9日某组总统候选人向选委员会提出要修改愿景和使命的要求。而普选委员会已经将该候选人的愿景和使命上传至普选委员会的网站,并己经广为流传。
二号总统候选人的发言人达尼.安萨.司马俊达 (Dahni Anzar Simandjuntak) 说,这是二号总统与副总统候选的要求。他们的理由是随着时间的推进,出现一些新的事物与情况,因此有必要修订总统候选人的愿景和使命。
无论他们提出任何理由,他们的要求的确令人吃惊,为何在竞选4个月后才提出要修订愿景和使命的要求。难道他们获得高人的指点?为何他们不在提交普选委员会之前考虑清楚?这也表示他们的幕僚或团队未准备好,或是缺乏制定愿景与使命的能力?
无论如何,竞选了4个月后,才提出要修订愿景和使命的确是令人费解。给人的印象是这个团队前后矛盾、未准备好、缺乏成熟、不细心、不小心、不专业。
特别是修改的内容并不如团队所说修改一点,而是彻底的修改。从238项新愿景和使命中,只有19项或7.98%是原来的愿景和使命,92%是新的愿景和使命。
还好普选委员会拒绝二号总统候选人团队的要求,我们支持普选委员会的独立立场,与坚决执行已有的法令。
普选委员会2018年第22号条例第12章第5项清楚的规定;普选委员会规定了法定提名日期后,不可再接受候选人提出的任何文件。更不可已经竞选了4个月后,才接受候选人提交的文件。
候选人不可随便的修改愿景和使命,计划和程序。如果任其随便改变,等于任凭民众选择不负责任的候选人。任凭候选人为了获得权力而随便修改愿景和使命,修改国家总方针与当选承诺,这是多么可怕的事。
普选委员会若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是违反原则的,也是危险的,倘若任凭候选人中途把民主原则换掉是否也可以?为维护民主原则,普选委员会应该拒绝无论任何一组候选人中途修改愿景与使命,而是应该继续维护民主制度。(邝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