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良心党(Hanura) 总主席烏斯曼(Osman Sapta  Odang/OSO)与普选委员会(KPU)的争执,以及释放神职人员Abu Bakar Baasyir被阻碍的事件,这是两个法律案件,显示了这個国家的法律和政治问题的混乱。 法律经常被利用于政治目的,他们牺牲了确保正义感的确定性。
就乌斯曼而言,普选委员会规定乌斯曼总主席必须于规定截止日期前1月22日辞去总主席一职。否则,普选委员会将不会在未来五年的区域 代表理事会(DPD)候选人名单中列出他的名字。事实是,乌斯曼並没有在设定的日期前辞职。到目前为止,普选委员会表示它将划掉乌斯曼的名字,并准备 好面对这位来自西加里曼丹议员的抵抗。
乌斯曼周二在雅加达表示,“只要普选委员会执行宪法的判决,不执行国家行政法院的决定,监督选举委员会和最高法院的命令和决定,我就不会辞去总主席职位。”
他認為,普选委員會不應該扭曲宪法法院的决定,这不是追溯性的法律,而是用于2024年。此前,雅加达行政法院的法官批准了烏斯曼提交的选举程序的争议。行政法院命令普选委員会列入烏斯曼的姓名在区域代表理事会固定候选人名单中。
在第242 / G / SPPU / 2018 / PTUN JKT号决定中,雅加达行政法院法官小组还推翻了普选委员会有关2019年区域代表理事会成员参与者的第1130 / PL.01.4-Kpt / 06 / KPU / IX / 2018号决定。並命令2019年9月20日前普选委员会必须撤销该决定,让乌斯曼可以参选2019年选举的区域代表理事会议员。
普选委员会专员Ilham Saputra周三在雅加达告诉记者表示,普选委员会仍然坚持使用宪法法院判决,禁止政党党员出任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区域代表理事会议员。 “是的,原则与我们昨天做出的决定一样。如果烏斯曼想要參选区域代表议员,那么他必须先辞去党职。”
双方都不愿意退让一步,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有强大的法律基础。 但是这个案例表明,这个国家的执法仍然远远不能令人满意,因为它经常受到各种政治和其他利益的干预。 事实表明,许多法官和执法人员仍接受贿赂,影响其法律决定。
第二起案件也引起了公众注意注意,这与释放被定罪的恐怖主义案件神职人员巴希尔(Abubakar Baasyir)计划有关。穆斯林律师团(TPM)坚持之前佐科威总统和他的法律顾问 Yusril Ihza Mahendra的承诺,他们之前因人道主义原因宣布无条件释放巴希尔。
穆斯林律师团董事会主席Mahendradatta说:“我们仍然坚持Yusril的承诺。顺便提一下,总统也发表了同样的声明。”
但计划於本周发布時尚未能实现。 法律和人权部长勞利(Yasonna Laoly)表示,发布釋放巴希尔不是一个容易的事。 他说,政府将檢討佐科威总统先前为Al Mu'min伊斯兰习经院赞助者Ngruki Sukoharjo寻求的假释。 他認為,假释巴希尔与印度尼西亚民族的一项非常基本的原则有关,即对建国五原則(Pancasila)和統一国家(NKRI)的忠诚有关。
司法與人权部長勞利說,根据有效的条款,巴希尔(Ba'asyir)应该在2018年12月13日之后获得自由,因为他经历了15年刑期中的2/3。 政府也处理了巴希尔假释有关的一些行政手績。 然而,他继续说,因为它还没有达到要求,其中一項是承诺忠于建国五原則(Pancasila)和統一国家的承诺,因此巴希尔的有條件假释直到现在都无法实施。
我们感到遗憾的是,这两起案件都可以从开始就处理,以免混淆公众。 通过影响现行法律程序获得政治利益的愿望是一个错误,因为它破坏了执法的整体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