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全年政府债务增加423兆盾,引发社会上的 广泛争论。根据2019年1月的国家收支预算、绩效和事实(APBN KITA)数据,2018年政府债务达到4418.3兆盾,远远高于上一年。

财政部长丝莉(Sri Mulyani)坚持认为,政府在增加和管理债务方面绝非随心所欲,而是经 过深思熟虑。2019年1月23日她在国家宫说:“我的观点是,债务是一种工具,我们谨慎和负责 任地使用,并且透明地加以讨论,不是在胡作非 为。

我国的债务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仅30%而已,因此无须担忧。” 她阐明:“债务的增加不会破坏我国经济的稳定性。所以我们说赤字会进一步减少。1.7%的赤字大吗?是否就意味着政府鲁莽行事?不是吧。想象一下,去年我们只有1.7%,而其他国家的赤字又更大,其经济增长率还比我们低。事实便是如此。” 她续称:“在充满压力和不确定性的全球经济形势下,我国成功地度过难关。我们的赤字并没有因全球经济受到冲击而膨胀。其他国家为使其经济能够高速增长,不得不增加赤字。我们不需要增加赤字,但经济增长一样能保持在5%以上。”

然而,经济与金融发展研究机构(Indef)经济学家Bhima Yudhistira持有不同的观点。他说,政府的债务已到了亮起黄灯的地步。这是因为政府债务显著增长,而经济和出口却缓慢增长。 2019年1月23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印尼频道(CNBC Indonesia)引述Bhima的观点 说:“过去一年政府债务增长10.5%。债务的增 长与经济和出口的增长不相称。

经济仅增长5.1% 左右,出口也仅增长6.65%,都低于债务的增长 率,因此债务可说亮起了黄灯。” Bhima甚至指出:“政府的债务更多用于员工和购物等消费支出。资本支出包括基础设施的开支部分,但份额不大,最大的浪费在于员工和商品支出,这些都是与基础设施项目没有直接关系的。Bhima说:“许多基础设施是通过国营建筑企业的分配来完成的,都记录在国营企业债务中。”他提醒未来政府必须考虑的其他风险,例如与债务利息融资成本及初级平衡赤字相关的风险。

此外还有其他重要因素需要考虑,即盾币汇率和基准利率上升的风险。我们还需要提醒政府在增加债务时更加小心,尽量将风险降到最低。目前的形势中最令人担忧的问题,不再是暂时的周期性赤字,而是结构性赤字。

尤其近几年来,初级平衡也出现了赤字。也就是说,政府的收入实际上已无法担负债务和其分期付款的利息。这种情况通常被称为费希尔悖论(Fisher’s Paradox)。也就是说,偿还的本金和利息越多,累积的债务也就越多。

我们毫不嫌烦地提醒政府:首先,来自人民的税款不容铺张浪费掉;二,堵塞所有的漏洞,使老鼠不能再吃掉国家的钱财;三,制定实际可行、可以改善民生的优先项目;不做空中楼阁般的不实际梦想,制定合理的政策。如果政府不能展现现实的预算政治,并着眼于改善人民的福利,那么野心与现实之间的差距将会继续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