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死留牙,人死留名。当听说金光集团(Sinar Mas Group)企业集团的大亨黃奕聰(Eka Tjipta Widjaja)在上周末逝世的噩耗,就忆起这句古老的谚语。他的名字被许多人铭记,因为他有能力建立一个成功的商业帝国,以及他对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的土地的热爱。 
1932年,9岁的黄奕聪从中国飘洋过海来到印尼,经历了一段跌宕起伏的岁月之后,终于成功地建立了一个雇用数十万工人的商业帝国。去年他的财富价值估计达205兆盾。据福布斯杂志报道,他是我国排名第二的富豪。
 黄奕聪出生于1921年1月21日,他跟随其贫困家庭从广州移居到苏拉威西。黄奕聪小时候仅读过程度相当于现在的小学的人民学校,因为家庭经济困难,他的父亲甚至被高利贷缠身。为帮助他父亲,黄奕聪在锡江(Makassar)市到处售卖糖果和饼干,并挨家挨户地推销。他骑着自行车,时而停下来,不嫌其烦地敲门,向买家兜售物品。 
黄奕聪十分节俭,终于积蓄到20盾的钱,这笔钱在当时相当可观,因此他能够买下一辆人力三轮车来运载其商品。但不幸的是,日军登陆锡江市,令黄奕聪的生意陷入困境。然而在日本士兵监视囚犯和工人的港口区Paotere,特别有生意头脑的他又看到了新的商机。 
他决定在那里搭建一座帐篷贩卖咖啡、糖和食物,包括威士忌、白兰地和葡萄酒。直到中午时分还没有顾客上门,黄奕聪便设法接近日军指挥官,请那日本人吃喝。他的策略很成功。此后,日本兵士和工人们常来到他的帐篷购买饮食品,日本兵甚至允许黄奕聪运走他们用过的各种旧货物。 
当时我国处于战争状态,建筑材料和必需品供应非常缺乏。这就是为什么他从日方获得的水泥、面粉、中国酒和其他二手货变得非常有价值的原因。他开始出售面粉,甚至还承建起富有华人的墓地,并获得了巨大的利润。 
在很短的时间内,黄奕聪成功筹集够资金并开始买卖椰干,他有时需坐船数日到其他椰干中心去办货。但日军再次制定禁止出售椰干和椰油的规定,除非是通过以低价购买的三菱公司(Mitsubishi)。黄奕聪再次遭受巨大的损失,甚至在经营糖、食物、芝麻和各种糖果方面也亏了钱,不得不卖掉家庭的资产来偿还贸易债务。
但是,年轻的黄奕聪坚韧不拔,跌倒了又再站起来。他开始做起供应商和各种必需求品业务。但在50年代Permesta的叛乱爆发了,他的商品遭掠夺一光。但经历跌宕起伏人生的黄奕聪从未气馁放弃过。 
直在新秩序政府时代,他才真正能够维持和发展其业务。黄奕聪在一篇文章中回忆新秩序时代往事,认为它是一个“给商业带来春风的时代”。在1976年,他成立可生产1万吨纸的Tjiwi Kimia造纸厂有限公司,如今该厂已蓬勃发展。 
随后他在廖内购买一座1万公顷的油棕种植园及其工厂。他还通过收购印尼国际银行(BII)进军银行业。 
另外黄奕聪还涉足房地产业务。他建造 Mangga Dua集商店、公寓和贸易中心于一身的国际贸易中心(ITC),在Roxy区他建造了一个绿色景观(Green View)公寓,在Kuningan还建造了Ambassador公寓。黄奕聪在记录上写道:“我真的意识到,我可以像现在这样,是因为上帝的无比仁慈。我真的相信上帝,一直想做他的好仆人。”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同样,黄奕聪也一样有许多缺点和弱点。但他在艰难和充满荆棘的道路上前行,留下了非凡毅力和不屈不挠的精神。他不是一个喜欢抱怨的人,每当看到机会和面对挑战的时候便激发起斗志和勇气。他将高尚的价值观传给了我们,这些价值观鼓励我们成功不骄傲、失败不气馁。黄奕聪先生,愿您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