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杂志就佐科威总统政府的表现提出的批评,立即引发争议。政府当然不能接受上述著名杂志发布的消息,但其中一些却真有其事。

总统的特别工作人员Ahmad Erani Yustika在本月27日表示:“我们感谢《经济学人》提出的批评意见,但那些批评意见有许多需要澄清,因为没有基于准确的数据和我国经济发展的综合图。”

他说,在他任职的几年里,佐科威能够完成被延迟了多年的建设工作,并发展新的项目。他说根据2017年和2018年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信息,基础设施已不再是我国竞争力的三个主要问题。基础设施建设已使我国成为一个具有竞争力的国家。

佐科威-马鲁夫(Ma抮uf Amin)全国竞选团队的发言人Ace Hasan Syadzily也回应了《经济学人》的批评。Ace说:“改善和结构改革的努力是“艰巨”的工作,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分阶段进行。另外还要大规模营造投资的环境,以便企业家和行业能很好地发展他们的业务。随后还要鼓励出口,使其成为我国经济增长的驱动力。”

Ace续称:“在我国忙着开始结构性改革的过程中,全球经济格局发生任何人,包括我国总统都无法预测的变化。佐科威在2014年的竞选活动中设定7%的经济增长目标,对我国经济和世界经济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

《经济学人》在其文章中批评了佐科威-卡拉(Jusuf Kalla)执政期间的一些问题。引人关注的一些要点是:
第一,经济增长远远没有达到每年7%的承诺,实现的仅是5%左右。据称2019年的前景也不会好转,特别是因为印尼央行为遏制盾币汇率的下跌,在过去9个月内已提高利率六次。
第二:印尼工人素质低下。商界人士抱怨缺乏有熟练技术的我国工人。尽管国家收支预算的20%用于教育,但我国的教育标准仍然很低。
第三:劳动力成本高。因为地方政府的民粹主义政策,其中大多数是政治家为了争取他们的选票所致,导致我国制造业工人的工资比越南高45%。
第四:国家预算分配。起初,Jokowi-JK政府专注于基础设施发展。但在2018年的预算中,《经济学人》注意到基础设施的建设经费实际上在下降,相反,用于补贴支出的预算在上升。

实际上,批评政府的不只是《经济学人》。不久前,世界银行也批评佐科威-卡拉政府。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站获得一份题为“基础设施部门评估计划”(infrasap)的世界银行于2018年6月编写的报告文件。

在这一份长达344页的报告中,世界银行批评我国基础设施建设质量低下、基础设施建设由国营企业主导,以及被认为太便宜的电价。

世界银行在其官方声明中说,它确实编制了这份报告,但又表示这份报告还没有最终定稿。我们希望政府不必对外国媒体或其他机构提出的批评反应过度。众所周知《经济学人》享有很高声誉,不是喜欢散播轰动和恶作剧虚假新闻的杂志。它不会随便发表文章,除非已进行必要的研究和深化。

《经济学人》和世界银行提出的批评,理应成为未来自省和改进的正面材料。对批评的过度自我辩护反应,恰会露出更坏的一面,进而损害政府本身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