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是真的由180万人签署要求在巴布亚举行全民投票的请愿书,这意味着巴布亚和西巴布亚省三分之一的人口支持它。许多人怀疑这项西巴布亚联合解放运动(ULMWP)的主张,但事实上,他们成功的将请愿书提交给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主席Michelle Bachelet。
ULMWP领导人班尼(Benny Wenda)周一在瑞士日内瓦说道:“今天对我和我的人民来说是历史性的一天。我已经呈交了我认为是西巴布亚人民的骨架,因为很多人都被杀了。”
Benny说,在印尼统治下,巴布亚人没有言论和集会的自由。 在与Michelle Bachelet的会晤中,这位流亡英格兰的印尼公民班尼也表示,两人已经讨论过Nduga地区的情况。 班尼还声称至少有22,000名巴布亚人流离失所。
政府当然否认了班尼的说法,并认为他在国外的行动毫无意义。 政府认为,联合国不会支持分离主义运动,仍然承认印度尼西亚政府对巴布亚地区拥有合法的主权。
Cenderawasih地区军事司令部的发言人艾迪(Mohammad Aidi)否认了班尼毫无根据的指控。 艾迪说:“他(班尼)无法证明他所指控的印尼政府和军方的证据。其实那正是巴布亚解放运动(OPM)杀害无辜平民的証据。”
然而,Jayapura Cenderawasih大学的学者,馬利努斯(Marinus Yaung)评估说,班尼开展的国际外交路径是巴布亚人与雅加达建立谈判地位的第一步,特别是为了解决巴布亚问题的基本问题。
他说:“政府继续实施暴力,巴布亚人要求公義卻面對武装暴力。”馬利努斯告诉CNN Indonesia.com。 “我们巴布亚人在道德上支持ULMWP与雅加达打交道时增加谈判籌碼。” 
然而,他怀疑班尼能否控制目前仍在森林中运作的巴布亚独立组织民族解放军(TPN-OPM)。 “如果巴布亚独立组织民族解放军获得当地巴布亚社会的支持,政治外交就能成功,特别是那些在森林中的人。如果没有,我认为这将是徒劳的。”马利努斯说。
我们担心巴布亚的发展从未消退。 一些地区继续发生争端甚至屠杀,例如不久前武装团体杀害了31名工人。 该集团去年劫持数百名矿工为人质,但最後被印尼国軍救出。
政府每年拨出数兆盾发展基金供特别自治區,这实际上足以建设巴布亚。 巴布亚的两个省人口只有500万。 如果地方政府能够妥善和负责任地使用这笔资金,那么它应该足以满足巴布亞公民的福利。
从2002年到2016年,巴布亚特别自治基金(巴布亚和西巴布亚省)的总额达到47.9兆盾,来自全国一般拨款基金(DAU)的2%。 2017年,巴布亚特别自治基金预算为7.9兆盾,并在2018年再次上升至8兆盾。 中央政府还承诺在自由港(PT Freeport Indonesia)的撤资中拨出10%的股份給巴布亞。
如果地方政府无法采取措施改善其公民的福利,通过良好的教育和培训,以便逐步淘汰贫困和落後,这是非常奇怪的事。 如果当地的政治精英還总是抵制中央政府的政策,特别是在减少残暴行动的叛乱方面,那就更奇怪了。
我们不能退缩,因为巴布亚是印尼國土的一部分。 政府必须根据长期以来的政策,以及与其他地区的待遇继续发展巴布亚。 我们实际上认为巴布亚政府在执法方面相对“软”,在印度尼西亚共和国的其他地方通常更強硬。
可惜我们的外交很软弱使我们感到遗憾,使到ULMWP分离主义组织的班尼能夠有一个赢得国际同情的舞台。 如果我们的外交立场很強,应该防止ULMWP的步骤。 我们的外交官必须反思自己,更加努力地提高对世界的认识,使巴布亚分离主义者没有机会在國際舞台上跳舞,并获得国际观众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