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菲克(Taufik)非常伤心,這位北苏门答腊Serdang Bedagai 县的居民,於周三被迫在棉兰的瓜拉纳穆(Kualanamu)机场留下20公斤的榴槤糕和咖啡。 他不得不留下他本欲带回去送朋友的礼物,比起他必须支付250万盾的行李费。
不想支付航空公司职员要征收的行李费,陶菲克选择留下他本欲带回家送人的礼物。“如果是这样的话,实在是太贵了,不如留下这些礼物。我们何必要付大约250 万盾的行李费。我们的目的地是加里曼丹。“Tribunnews.com引述旅客陶菲克的话。
陶菲克的故事只是狮航公司开展的有关实施有付费行李面对的公众投诉之一。 根据计划,Citilink也将遵循Lion Air的步骤,并将于2月8日开始实施。国会已敦促政府成立监管机构,推迟国內航空公司原标记为低成本航空公司(LCC)的有付费行李的实施。 但到目前为止,政府尚无任何已知的回应。
Lion Group声称已于1月22日将有关增加征收行李费的决定向社会公布。 该航空公司辩称,携带行李是乘客的选择,所以如果您想携带行李旅行,那么您可以根据所需要购买。 如果你不想付钱,你就不必携带很多行李,其思维方式就是这样。
众所周知,交通运输部已批准狮航(Lion Air)集团采取以上措施,对Lion Air和Wings Air航班上的乘客征收行李费。 交通部长Budi Karya Sumadi在与Lion Air 集團举行会议后直接透露了这一决定。 但是,这一步是否违反政府规定,这是应该向社会大众多加说明的内容。
印尼消费者基金会(YLKI)不同意交通部的态度。 YLKI实际上要求政府介入安排旅客行李费率。 YLKI主席Tulus Abadi说:“交通部不仅要求航空公司延迟实施旅客行李费规定,还要规范金额并监督旅客行李费的实施。”
根据Tulus的说法,低成本航空公司提供的托运行李费可以达到上限费率,甚至可以达到实施全面服务的航空公司票价。 “对于消费者来说,这显然是一种不公平的行为。如果没有明确的行李费价格标准,那么制定飞机上限與下限票价有什么用呢?”他说。 “不要让飞机消费者成为飞机服务的受害者,其实飞机票价已包含了飞机服务费用,但服务质量仍属于廉价机票类别。”他继续说道。
我们同意消费者基金会(YLKI)的意見。 令人遗憾的是,作为监管机构的交通运输部似乎只遵循廉价航空公司的提议和步骤,而不是提供廉价航空公司必须遵循的指南與方针。 这种情況已经出现,因为到目前为止已经发生了许多违反和忽视适用法规的行为,但交通运输部无法做出更多保护消费者利益决定性的做法。
旅客須付行李费的决定显然会对民眾的流动成本和社区经济活动产生负面影响,因为它们承担了更高的成本。 这不仅关系到乘客的舒适度,也关系到民眾的经济活动和小型企业(UMKM)将受到运输成本增加的打击。
由于通过空中运输货物的高成本以及通过收费公路运输的成本也被认为非常昂贵,因此民眾的经济发展受到物流成本上升的打击。 这种情况是徒劳无益的,并将阻碍政府本身希望提升中小企業的经济活动和增加民眾的购买力的雄心。
所以我们支持国会和印尼消费者基金会继续为消费者的利益而战,鼓励政府制定合理的政策,支持民眾的更大利益。 只对航空公司有利的政策,包括今天的昂贵行李费,显然不能捍卫更广泛社会大眾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