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与精英分子和宗教领袖一样,知识分子或学者在塑造国家特征方面负有同样的责任。 在过去,他们成为这个共和国成立的重要组成部分。 现在,他们当然仍然有责任关心和保护它。
甚至于凭他们的智力,知识分子也总是被期望成為解决国家与民族问题的人,雖然他们也有自已的责任,即培养知识分子的气氛。 学者是模范和理想主义的源泉,也是人们生活的推动者。
他们的存在必须具有启发性,而不是令人担忧。 凭借他们所拥有的知识和技术,知识分子应该能够成为国家积极变革的推动者,甚至不具有实际利益和权力野心的暧昧关系。 他们的知识应该适用并启发公众,而不是为寻找腐败和离经叛道的事物而设计。
因此,对那些声称或被称为知识分子的人来说,有祸了,尚若他们被机会主义所吸引。 如果在有限的选择中,学者愿意通过散布不基于事实謠言,和沒有正确数据的批评和分析来销售他的诚信,那就更加可怜了。 那些被认为是理性守护者的人,实际上是在玩弄他们的智慧。
里扎尔(Rizal Ramli)在批评财政部长与印度尼西亚的外债时所表现的一个例子,说明科学精神如何轻易被扭曲并且相形见绌,用以攻击某些个人和团体。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目标是政府。 在指责印度尼西亚政府将发行总额为20亿美元的债券时,里扎尔任意使用收益率高达11.625%的旧数据。
后来他确实承认了“自已的錯誤”,因为实际上并没有具有这种高价值和高收益的新债务。 然而,它仍然无法抹去公众对专家也可能成为恶作剧散播假新聞者的看法,因为它使用了错误的数据库。 如果它继续如此做,肯定会降低知识分子的地位。
无论来自实际政治利益有多么强大的吸引力,学者都必须尽可能地保持在中立的立場。 他不是反对派,但决不能失去他的批判性思维,为真理、诚实,正义与和平而战。
同样,他不是权力系统的一部分,但学者应该能够使用他们的知识,为政府解决国家與民族的问题时发挥作用。 当他们被迫参与权力时,仍然必须对不利于人民的各种政策进行批评。 他也不应该只成为一个只有权力导向的政治冒险家。
再一次,学者是理性的推動者和守护者。 他们就像领导者,国家精英,应该成为有高尚品格与有价值观,有人性,诚实和理想主义的榜样。 如果许多知识分子在公共场合裡表现出虚伪,这是非常不合适的。
作为推动者,它们的本质是有启发性的。 如果他们真的让这个国家的未来变得黑暗,那么他们就不是所謂的知识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