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9年大选中,两位总统候选人将争夺超过40%千禧年出生的选民,即年龄在17-36岁之间的年轻选民。但要吸引千禧年出生的年轻选民并不容易。
千禧人的行为和特征与其他选民不同。那么,对千禧一代的竞选策略也必须不同。竞选活动不能再采用传统的旧方法,如只依靠政治噱头等。那么,什么才是千禧一代的特征?是什么与其他选民有不同之处?
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的调查发现,千禧一代作为志愿者或参与特定政党的参与率不超过5%。在线活动方面,千禧一代也不想与某些政党或总统候选人挂勾。就数字世界的活动而言,千禧一代对政治评论与党派或总统候选人有关的某些政治新闻不感兴趣。千禧一代对转发信息或喜欢有关政党和总统候选人的新闻也不太感兴趣。
其次,典型的千禧一代选民,他们将政治创新的各个方面视为选择的指南。他们的教育背景和收入比非千禧一代更好,且千禧一代能获取更多信息,所以他们的选择将取决于候选人的创新因素。
佐科威在2014年大选中获胜的一个因素是成功的取得政治突破和创新。佐科威设法成为一名经验丰富的领导者。他的竞选创新即穿方格服装成功的成为流行文化。
在2019年总统竞选活动的四个月里,我们没有看到有意义的政治创新。现任者和挑战者都被困在噱头中,以能获得千禧一代的同情。他们争取千禧一代的方法非常传统,构想也很非常贫乏。
他们与千禧一代的政治构通似乎也只是单向的。在过去的四个月里,我们的政治竞选活动充满了攻击和消极的负面宣传。千禧一代选民实际上不喜欢这两件事。
第三,千禧一代选民是典型的摇摇欲坠的选民,很容易改变他们的选择。选择的变化通常受到正在发展的问题和候选人形象的影响。根据2017年和2018年的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的调查,经济问题已成为过去两年中成为人们关注的一个主要问题,特别是在就业方面。此外,对国家经济状况和贪污腐败的看法将影响选民的决定。
评估经济形势和消除贪污和腐败将影响千禧一代的选择。如果情况是积极的,那将对竞选连任者有利,如果情况不好,则会对竞选连任者造成伤害。在形象方面,千禧一代非常关注能够带来变革和计划创新的总统候选人,以及被认为是廉洁和不会贪污的候选人。
第四,千禧一代作为自由选择的选民。千禧一代的选择不受某些数字(包括宗教和所属政党)的认可因素的影响。在选择时,若与其他因素相比较,人物,以往的经历和成就以及所提供未来的计划,将成为千禧一代评估候选人的因素,是非常具有决定性的。
千禧一代的选票在2008年和2012年美国奥巴马选举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当时奥巴马获胜。皮尤研究中心( Pew Reseach Center)的研究显示了千禧一代选民在奥巴马2008年大选中获胜的影响程度有66%,66%千禧一代选民投票支持奥巴马,只有31%的千禧人投票支持约翰麦凯恩(Johrn McCain)。在2012年的大选中,千禧年也为奥巴马的胜利做出了贡献,其支持率为62%。
皮尤研究中心的另一项研究报告显示,自1972年以来,支持奥巴马的千禧人是美国大选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奥巴马在千禧年段的胜利表明了计划和竞选活动的创新。奥巴马的标语“新希望”能够为千禧一代选民带来惊喜和强烈的希望。
在2019年4月17日即大约两个月的大选之前,千禧一代选民希望知道什么是总统候选人的创新和突破,特别是在经济方面和消除贪污腐败方面。被认为能够在经济领域取得突破,并强化肃贪委员会(KPK)的候选人有望得到千禧一代选民的最大支持。 
可惜至今我们未看到两位总统候选人在创新方面有何突破?(文/邝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