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第二轮总统候选人辩论中提到有关某候选人拥有大笔土地以来,地主问题和拥有大规模土地使用权问题更加公开化。今天的印度尼西亚,通常被称为地主或土地的“拥有者”,是一个拥有土地特许权的商业实体,例如种植园和采矿业。
这些特许权不是土地所有权,而是在国有土地上种植某些土产和自然资源的有限权利。所需准证各不相同,例如商业使用权(HGU/Hak Guna Usaha)和建筑物使用权(HGB/Hak Guna Bangunan),以及林业特许许可证(IUK/Izin Pengusaha Kawasan Kehutanan)和采矿许可证(IUP/Izin Usaha Pertambangan),在某些情况下仍然是工作合同的形式。还应该指出,IUK和IUP(或工作合同)不是一种“土地权利”,而只是管理特定地区资源的权利。
土地只是被有关者使用,非有关者所拥有。根据宪法,这些土地属于印度尼西亚国家,用于人民的最大利益。国家拥有土地的主权。
但是,为了人民的最大利益,国家的权威是否真实存在?各种科学研究和法定程序指出,很多土地都是来自以前由当地人民在社会和文化所控制和拥有,但尚未登记并未获得证书。这些土地成为拥有者的“战利品”。这即是无休止的土地冲突的主要原因。
例如,另一个问题是只有使用权的土地,可以转让或买卖,包括用作银行信贷的抵押品。实际上这很奇怪。这块土地实际上是从国家借来的土地,国家没有收费也没有收租金。
那么他们如何交易或典当贷款证书呢?如果它不遵循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商品化的逻辑,那么就很难理解它。这实际上就如通过收购实现拥有这些土地(Harvey,2003)。
另一个问题是用土地使用权的有效期。例如,使用权有效期为25年,可以延长。只需一点管理费用,商业使用权(HGU)持有人就可以控制土地长达100年甚至更长时间。
这两个问题表明,国家的土地拥有权几乎已成为有关者的“拥有权”。那么政府应该做些什么才能实现土地改革,减少地主,保证人民对土地的使用权和所有权?
首先,那些原属于国家的土地,但已被人民长期占用与控制,并且在社会和文化上被环境所控制的土地,它们的所有权应立即得到确认。
其次,限制任何形式的土地使用权的政策与执法一致,获法律的支持,也是坚定与持续的。关于这个问题的规则已经存在,但是尚不完整,特别是对于城市和非农业用地。
通过各种使用权和经营权来控制国有土地也必须严格限制。这样,我们将不再有一个或几个大公司来控制高达数百万公顷的油棕种植园的土地。但却有数百万的农民,只是为了开放森林而被迫被定罪。
第三,由于各种原因,被控制的国家的土地长久不被使用或被遗弃,政府有权立必须立即撤销相关者的拥有权。肃贪委员会必须嗅到这里,因为许多土地使用被有心人操纵或荒废。
第四,个人或法人实体可以在法律规定的一定范围内控制土地,例如通过分享利润或租赁土地的方式控制土地的活动。还必须经常给不得不失去的农地的农民,因为土地租赁市场或土地租赁一直由少数人主导。其实有关此事的规则很明确,但没有去实施。
第五、未正确的计算土地使用权。政府必须根据所需土地,配给土地以克服这些不平等与不公平,并制定各种政策以防止非法和解。á在此之后,国有土地的再分配只适用于真正需要土地或依赖土地为生的公民。 
这些是实行土地改革、消除地主的步骤。这五项基本原则是印度尼西亚今天需要进行土地改革政策的一部分。文/邝耀章
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