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美联储(The Fed)调涨利率时,对我国财经造成重大的压力,我国应该在那个时候调整财经结构。美联储2018年调涨利率三次,我国中央银行跟着调涨7天回购利率6次,总共调涨了1.75%,进入2019年外来压力缓解,2019年2月份中央银行董事会议决定维持利率6%不变。
外来压力得到了缓解,但贸易赤字继续扩大,造成另一种压力。 2019年1月份贸易赤字达11.6亿美元,自2018年中旬我国的贸易赤字不断扩大,。中央统计局的资料显示,2018年我国的贸易赤字达到85.7亿美元,自1975年以来最糟的一次,主是最近三年来,进口油气、原材料与辅助原料上升。
从经济的角度看,我国将面临经济放缓,这数年来我国的国内消费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55%。但因为诸多原料自己未能生产,必须依靠进口,使进口额上升,特别在进口粮食与能源上。另外最近三年来,促进投资与大量兴建基础设施,这表示我国有必要全面提升我国的国内工业供应链。
转型经济结构
在短期间,最容易做的是透过政府条例减少进口,如对1147种进口产品增加征收进口关税,以及暂停需要外来零部件多的基础设施。但这样的措施引起负面的影响,即拖慢了经济增长。我国的经济结构需要转型,以面对外来的竞争。
2018年服务业的资产负债表出现71亿美元的赤字,而收入出现赤字304亿美元。中央银行称2018年的赤字达311亿美元或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98%。
贸易出现赤字,表示我 国仍然依靠外来原材料推动国内经济。不但仍然需要外国原材料,也要外国的服务与资金。如何能够跳出这依靠外国的压力?
有对外贸易都透过我国的国际收支预算(NPI),2018年我国国际收支预算出现赤字71亿美元。与往年比较;2016年有盈余120亿美元,及2017年有盈余115亿美元。文/邝耀章
,但仍面对中美贸易战的不确定性,计有4条路可以避开外来的压力。
第一, 重组国内以出口为导向的工业。 2016年出口非油气1300亿美元,2018年1610亿美元。而进口非油气产品从1106亿美元下升至1499亿美元,所以我国的非油气贸易盈余。有必要继续鼓励非油气产品的出口。
第二, 在国内设厂生产国内需要的原材料。虽然非油气贸易我国有一点盈余,但其他产品贸易我国却出现赤字,2016年进口其他产品7.92亿美元,2018年进口基础设施部件出现赤字20亿美元。
兴建工业原材料厂,是提升我国经济成长的其中一项关键。政府应提供激励推动国内外投资者发展中型工业,中型工业需要更大的资金,更高的技术与完整的国际供应链。
第三, 重组油气资产负债表,虽然出口油气继续上升,但进口更多。 2016年出口油气129亿美元,进口176亿美元。 2018年出口油气176亿美元,进口292亿美元。政府提升国内零件20%的至90%的政策是对的。另外收购外国油田,进口已收购油田的油,以满足国内的需求,也可以增加政府的收入。
第四, 加速重整旅游业,近年来旅游业的收入不量的提升,2016年只有3600美元,2018年2.78亿美元,2016年外游人数从1200万人次增加到2018年的1500万人次。继续改善旅游业的基础设施,提升旅游业的竞争力。
政府若能加速重整与改善这4点,仍有机会避开外来的压力,提升我国对外的竞争力,以自己的力量面对外来的压力。(文/邝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