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选举季节到来,有候选人动员未成年儿童出来竞选,引起部分人的批评与议论,究竟动员儿童参与竞选活是否违反了选举法。有人认为不应该让未成年儿童参与选举活动,有人认为让小孩从小了解民主选举的意义,长大了就会维护民主选举。
2014年关于保护儿童的第35号法令,是修改自2002年第23号维护儿童法令。在第15条法令中的第a项,阐述说每个儿童都有权在政治活动中获得保护,免受虐待。违反者最高可被判5年监禁或最高罚款1亿盾。由此,有人回应并喊出口号“儿童应避免参与竞选活动”。
印度尼西亚儿童保护委员会(KPAI)以及一些社团和非政府组织,包括积极表达的人,他们积极鼓励选举参与者在宣传材料中纳入保护儿童,提升儿童福利和儿童权利的实际问题。特别,我国仍然经常发生对儿童的暴力案件,包括对儿童的性暴力事件。
除此之外,实际上与儿童有关的概念在某方面需要整理。如关于大选的2017年第7号法律中未列入儿童术语。但是,第280条第2款k项规定,大选时禁止儿童成为竞选团队或参与竞选活动。
在年龄方面,第198条法律规定,在投票当天满17岁的公民有投票权。也就是说,在投票日满17岁的人可以来投票站(TPS),领取选票,进入投票站并投票。如果满17岁时竞选活动仍在进行,它们也可以参与竞选活动,例如参加竞选会议活动。
但是,“儿童保护法”将儿童定义为尚未满18岁的人称为儿童。乍看之下,这两项法律存在差距。根据选举法,在投票日当天满17岁的人已经有投票权。已经满17岁也可以参与竞选活动。但是,从“儿童保护法”的角度来看,它们仍属于儿童类别。它们受到未满18岁仍是儿童不得参与政治活动的约束。
如果将这两项法律并列,我们将面对两组儿童,即尚未满17岁的儿童和未满18岁的儿童。根据这两项法令,两者在选举过程中有两种不同的解释。
根据大选法即满“17岁的儿童”他们就有投票权,必须受到保护,特别是2019年满17岁的儿童。更具体地说,他们将于2019年4月17日星期三过生日少年,他们有权参与投票。
而大选委员会于2018年12月15日公布的正式选民名单中,未将从2018年12月15日至2019年4月17日满17岁的人列入选民名单中。而普选委员会当时表示,该选民名单已是最终的名单,即2019年4月17日贴在投票站的选民名单。
该选民名单未将2018年12月15日至2019年4月17日满17岁的选民的名字印到选民的名单上,但按照大选法他们已经是合法的选民。普选委员会表示,倘若他们已拥有电子身份证,他们可以凭电子身份证到投票站领取选票并投票。而17岁生日接近4月17日的人,根本来不及办理电子份证,那么他们要如何参与投票?
内政部的民政局根据条例,不得发给未满17岁的公民电子身份证,民政局受到该条例的限制。而4月17日当天,满17岁的公民必须参与投票。这使普选委员会进退两难。虽然这批初次选民人数不多,根据内政部的资料,大约有12000人左右,在民主选举中12000票足以影响大局。更重要的是,不要抹杀他们的选举权。
政府不可避免,必须想办法解决该问题,内政部及普选委员会需要做出突破性的措施,以促使这些孩子不要失去投票权。例如,通过提供电子身份证作为他们的生日礼物。或在2019年4月17日投票日当天,发给他们已准备好的临时身份证。等大选日过后,可以凭临时份证办理电子身份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