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陰似箭,時間感覺如此之快。 2019年的選舉即將到來。 4月17日將舉行全國大選,除了選總統副總統之外,還要選國會議員,省縣市議員,地方代表理事會議員。最終選民名單(DPT)上列出的合法選民將使用他們的投票權。
然而,人民主要關注的仍然是2019-2024總統選舉。 有兩組總統候選人和副總統候選人。 他們是01號的佐科威-馬魯夫阿敏和02號的帕拉波沃-桑帝雅卡。
自2018年9月23日競選期開始以來,兩位總統候選人一直在說服或影響選民,無論是那些已做出選擇的人,還是那些仍然未決定支持那組候選人的選民。有人說競選期半年太長,將持續到2019年4月13日,候選人希望獲得更多的選票,但競選時間太長也增加許多變數,對候選人不利。
其中一項選民最關心的問題是克服失業問題,佐科威-阿敏和帕拉波沃-桑帝為克服失業而採取的措施。 01號候選人計畫分發“前期就業卡”。 根據01號佐科威的說法,這張卡片旨在提高印尼人力資源的品質。
佐科威也承諾提供職業培訓服務,為未有工作的人提供培訓,為那些工作過,並將改變工作的人提供職業訓練。 佐科威否認該計畫是提供變相的失業津貼。
另一方面,編號02候選人也有各種政策與計畫,通過創造盡可能多的就業機會來克服失業。帕拉波沃-桑帝有兩個重要的構想,即支持微小中型企業及推動國內工業發展。 無論兩位候選人對克服失業問題的承諾如何,究竟哪位候選人的措施比較有效?我們只能拭目以待!
失業率仍居高不下
文化和教育部印尼語言發展機構出版的“大印尼語詞典”對“失業”的定義。 失業即在適合工作年齡沒有工作者。
從經濟角度來看,中央統計局(BPS)的定義,有四個與失業有關的定義,即:一、那些沒有工作和正在找工作的人,二、那些不工作但正在準備從商做生意的人。三、那些沒有工作,也不尋找工作,因為他們認為不會找到工作的人。四、那些已經有了工作,不再尋找工作,因為正在等待開始上班的人。
所有定義都有各自的注釋。 他們屬於工作年齡人口群體(15歲及以上沒有上限),因為以上原因他們沒有工作。 勞動人口也不包括那些正在上學,或照顧家庭和開展其他活動的人群。
中央統計局指出,直到2018年8月,公開失業率(TPT)從2018年8月的總勞動人口中達到5.34%或700萬人,勞動人口達131101萬人。 與2018年2月的失業人口687萬人相比,2018年8月的公開失業率增加了13萬人。 與2017年8月相比,失業人數增加了4萬人。
“政府一直在努力工作,”來自民族復興黨的勞工部長哈尼夫(Hanif Dhakiri)在前一段時間接受採訪時表示;失業仍然是國家面對的主要挑戰。
為什麼印尼會有失業人口?簡單的答案是;現有的勞動力未能滿足就業的需求。這也是經典的原因。然而,真正的原因是;由學校/工業學院的畢業生未能配合實際工業發展的需求。
如果從2018年8月的中央統計局資料中觀察到,大多數失業者是高工學院的畢業生,占11.24%。 其次是初中畢業生7.95%。受過大學教育的業畢生5.89%。 這些資料表明,有些勞動力供過於求沒有被吸收,有的工場沒有適合的勞動力,如需要有技術的專業員工,政府為要減少失業人口,努力促進國內與外國投資,特別是勞工密集工業。另外佐科威也大量的興建基礎設施,大量的吸收勞動力,以減少失業人口,降低貧窮人口的比率。◎
 文/鄺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