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首長與立法機構的選舉,仍然充满了政党的阴暗面。 这可以从政党精英对參選候选人进行敲诈勒索的次数来追溯,这些候选人無可奈何,将在行政和立法選舉中繼續前进。必须承认,參與候选人必须承担高昂的代价,政党必須寻求解决问题的务实步骤。
<strong>高昂的政治獻金</strong>
这个务实的步骤其中一个即高昂的政治獻金。这是指每个参選地方首長的政治候选人,必須存入一笔由政党管理层决定的政治獻金到政黨的帳戶。 換句話說,政治獻金的传统是用來贊助競選团队、辩论節目或焦点小组讨论会(FGD)的费用。现在,在社交媒体和聘用政治志愿者、雇用競選團队,政治宣傳費用的成本高昂。 即便如此,它也不包括评估和了解參選候选人可选性的成本,及向党中央領導层提出報告的費用。
就這樣被政党精英借用的秘密制度,久而久之演變成成为一种普遍性與必然性傳統的政治獻金。 这个务实的步骤,然后悄然转变成一种選舉习惯或政治常態。 政党精英和參選候选人之间,勾结和裙带关系的做法越来越普遍。有人说,因为政治徵召的过程,最终绝对是政党精英领导人的權利,无论是在地方还是在中央,這樣的政黨運作不能满足選民的期望。
<strong>政治獻金成政黨生存資金來源</strong>
这樣政黨的黑暗面,往往使政治獻金的传统日益制度化。虽然普選委員會明確規定政党應接受2015年第8号选举法所规定的有關政治獻金法。但是,该规定并不能保证它能够抑制傳統政治獻金的蔓延。 此外,法律继续为政党参与选举中的政治征召过程提供空间,這是法律的漏洞,如第56条第32款第2款所述,关于地方首長候选人必须由政党或联合政黨所提名。這給予政党機会,经常利用这个机会,叫有意參選地方首長的候選人,贊助政治獻金,而這筆政治獻金也成为政黨生存的必要資金來源。
实际上,我們必须承认,舉辦選舉需要巨额费用。 然而,将政黨候選人当作搖錢樹,将使民众对政党产生反感。而其他过激行为,如政治獻金一樣的传统也有可能演變成為一种政治体制,即一种只能让拥有大量金錢與权力的人當选進入政治機構。最后,大型资金政治候选人将更自由地用他们的金钱来购买選票。 这意味着,如果选举委員會无法解决这个政党黑暗面的问题,那么在即将到来的選舉期间,这个政黨黑暗面可能会适得其反,或阻礙政黨的發展與成熟。
<strong>選舉制度需要改革</strong>
我们希望政党精英能够客观地看待这一黑暗面,并进行评估與改革,特别是在重建政黨的过程中。 因为,政黨干部的失败,將导致行政和立法领域的失敗。 因此,为了打破政党的黑暗面,需要采取战略性措施,例如改变选举制度,使用电子投票等。 但仍然需要再次研究电子投票技术的使用,以符合印度尼西亚的地缘政治轮廓。目前政黨數量太多,有20個參選政黨,與4個亞齊地方性政黨參選,競選日期半年之久也太長,花費太大,其實兩個月的競選期已足夠。
最后,或者可以鼓励民众、媒體、社會自籌機構、包括国家行政人员在内的所有相关者共同支持與监督選舉的進程,以减少政党的黑暗面。無可否認,選舉制度若沒改變,政治獻金案件的毒瘤將無法避免,貪污行為也難以撲滅,政黨的黑暗面將影響國家與民族的未來與前途。
(鄺耀章)29/3/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