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通常被称为民主盛会,因此如果选举是通过传播恐惧,怀疑,仇恨,威胁,甚至互相以肮脏和可耻的方式贬低对手来实施选举的话,那将是非常错误的。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公元前384年至前322年)的教导仍然有回顾的价值。
亚里士多德的主要教义有几个要素可以通过交流说服或影响社会,以便人们愿意知道并认可及实行其想法。这个想法可以通过三种众所周知的项目来描述,即理想,逻辑和感情。
希腊自古以来,着重谈话或交流时的艺术修辞,因它在影响对方时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因此,如果你想要有影响力或者要成为领导者,就必须掌握这三个项目的需求。
首先,拥有理想的领导者是值得信赖的领导者。他所说的是基于事实和真相,并有很高的价值。他不仅仅提出了当选后的宏伟承诺,而且可以通过许多人感受到其结果来实现其承诺。这种领导者必须具有高素质的人品或能力,以便民众可以信任并一起实现共同的目标,即一个公正和繁荣的社会。
第二,其理想符合逻辑的领导者。通过传达一些合理的理想来影响他人,而不是通过吹牛或想象难以实现的东西来影响他人,或构建一种假设的事来影响他人。这样的领导者可能只会给选民空虚的梦想,或给予选民虚无的东西,这不是好的领导者,将产生不良的政治和民主制度。这可使处于不利地位的人们感到沮丧,使他们对政治和国家漠不关心。
第三,无论在何种种族、宗教、文化或意识形态,感情一直是今天政治家们的选项之一。在政治上是正常的和可被接受的。但是,如果受影响的一方不包括理想和逻辑,可能会造成过度的狂热。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它将对民主的成熟产生不良影响,并有可能引发社会问题,从而产生政治交易和专制的领导人。
在这三项方法中,潜在优秀的领导者总是将三者结合起来。但是,过度使用感情经常会出现问题,考虑到通过情感关系说服选民通常会产生过热的感情,甚至是产生激进的选民,他们会为领导者冒险。一般来说,依赖感情的选民是基层选民,他们很容易受到影响,因为他们没有很高的知识分辩什么是对或错,也缺乏议价的能力。
现代政治学中的悲情方法通常也被称为身份认同政治。在全球政治竞争中,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P. Huntington)称其为种族政治。身份政治为社会中的各种社区提供了空间,以便在文化主题中形成或表明自己,例如在宗教、种族、语言、历史背景,价值观和风俗习惯上的相同。即选民只支持同样宗教、同样种族,同样语言、同样历史背景、同样价值观或同样风俗习惯的人。
在历史中,过度重视身份政治,且不能被国家控制的时候,往往会引起社会问题,或造成社会中横向的冲突,甚至是造成许多伤亡。我们可以在非洲国家和亚洲和东欧的几个国家看到这一点。为了使身份政治不成为社会问题,领导者应该是一位明智的政治家,他的政见是清楚的,并且把国家利益放在首位。
领导者的理想,逻辑和悲情可平衡的进行,用于吸引同情者,以达到与选民的双赢的局面。领导者不应该采用讨价还价的政治交易手段,或专制的政治手段。如果在领导者中找不到具有理想、逻辑和悲情的领导者,可以选择没有污点记录,且经过考验及值得信赖的领导者。
(文/邝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