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11日星期四,针对腐败根除委员会(KPK)调查员诺菲尔(Novel Baswedan)的泼镪水恐袭案距今已两年。尽管警方已专设调查这起案件的小组,但仍无法破案和逮捕其行凶者并揭发其背后主谋。

肃贪会调查人员和国内外的腐败根除问题观察员,对破案进展的缓慢感到失望和遗憾。造成诺菲尔眼睛永久损伤的人身攻击,其实不是什么难于揭露的刑事案件,但直到现在其行凶者和幕后主使者却依然逍遥法外。

佐科威总统实际上曾下令尽快侦破诺菲尔案件。因此很难理解为什么警官们不愿意直截了当指出其行凶者和幕后主谋者,因此恰使人们置疑有高级警官参与其中,尤其诺菲尔确实是肃贪会热衷于揭发包括前机构重大腐败案件在内的调查员。

根除腐败活动人士从一开始就要求政府成立一个事实调查联合小组(TGPF),但拖到现在仍迟迟未成立。政府拒绝组建事实调查联合小组,实际上是佐科威总统的政治损失,因为民众认为他漠视寻求正义者的要求。诺菲尔案影响深远,因肃贪会的高级调查人员直接受到攻击,因此佐科威不愿意成立事实调查联合小组之事,有损总统自身形象。

事实上,现在是他组建事实调查联合小组的好时机,因为总统选举已近在眉睫。佐科威将被视为在打击腐败方面信守承诺,特别是如果事实调查联合小组是由致力于消除腐败和值得信赖的成员组成的话。

据悉,今年1月警察总长成立了调查诺菲尔案件的特别小组。该小组由若干警官、专家和肃贪会代表组成。该小组是在警方接受国家人权委员会的建议后成立的。虽出现转机的一线希望,但至今还看不到其任何业绩。

此前,警方发布了两张面部素描,其中一张被怀疑是袭击诺菲尔的凶手。此案发生在2017年8月和11月。然而,警方至今尚未确定该案的犯罪嫌疑人。

就在诺菲尔恐怖袭击事件发生整两年后,肃贪会员工组织再次提醒佐科威总统。该组织主席Yudi Purnomo Harahap说,他们再次敦促佐科威成立一个独立的事实调查联合小组。他说佐科威必须通过诺菲尔案例显示其根除腐败的决心。

Yudi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说:“肃贪会员工组织继续要求总统在其领导下成立一个独立的事实调查联合小组,兑现其在这个国家根除腐败的承诺。而解决对肃贪会进行恐袭的唯一途径就是逮捕恐袭犯罪分子。”

对肃贪会调查员的袭击已过去了两年还无法破案,这对佐科威政府和警察来说绝对是一个污点。民众可能怀疑这是串通一气削弱肃贪会的阴谋。尤其本周有消息称,肃贪会侦查员和调查员已向肃贪会领导层发送请愿书。内容载明他们抱怨在现场感受到的各种障碍,导致调查行动不能顺利进行。

我们深感遗憾的是,对肃贪会功能和执法权力的削弱和败坏是有系统地发生。在这个国家的根除腐败历史上是不光彩的一页。有鉴于此,我们走向廉洁无腐败政府的道路仍然遥不可及和不知所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