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选委员会(KPU)的计票数据显示佐科威-马鲁夫(Joko Widodo-Ma’ruf Amin)在总统选举的胜局已定,他们的竞争对手态度也显示已遭败北。帕拉波沃和善蒂(Prabowo Subianto-Sadiaga Uno)拒不承认普委会的计票结果,表明他们将在现行体制外行事,并有产生喧闹噪声的可能性。

帕拉波沃在本月15日说,因为存在作弊行为,他的阵营将拒绝接受普委会的计票结果。他采取的措施,包括他撤走参加普委会计票工作的其联盟证人的计划,都可能被视为对其本人不利的无意义反应,因为普委会仍将继续按照其工作机制和职权运行。

因为没有任何明确有效的数据,帕拉波沃阵营迄今声称的胜利缺乏说服力,而且其声称的获胜比率从最初的62%下降到54%。这表明其属下的全国获胜机构(BPN)及其喉舌机关内部的计票没有一致性。

直到本周三早上,普委会已统计了82%的选票,结果显示佐科威-马鲁夫搭档已赢得56.2%,而帕拉波沃-桑迪得到43.7%。剩下未经计算的选票只有17.5%。在双方得票率几乎相差1600万票的情况下,帕拉波沃-善蒂已越来越难再迎头赶上。

如果帕拉波沃-善蒂信服和尊重普委会的计票,而不是选择在现行体制外活动,实际上会更高雅体面。他们采取的怪异行动,将被视为一种难以广泛博得人们同情的邪路。所谓他将与人民一块行动的说法更是难以置信,因为人民早已通过今次的总统选举做出他们的选择。

体制外的每一种活动,尤其是发动“人民力量”的口号,最终都将面对官方执法机构。尤其现在并没有像1998年那样支持“人民力量”崛起的迹象。眼下国内经济形势还相当良好,没有发生严重的危机,而且民众对政府的信任程度也相对保持不变。

因此,发动群众批评普委会和普监会(Bawaslu)的意图,最终仅能对这两个被认为欺诈作弊、不诚实、不廉洁和不透明机构的表现表示失望而已。想要非法化普委会和普监会更非易事,因为全国获胜机构(BPN)没有掌握任何有效和具有重大意义的证据。

除此之外,还要看拒不接受普委会计票结果的民众持久力有多大,因为他们所争取的不是全体人民的利益。BPN的错误在于没能用具体的数据和事实来使人们相信选举和计票存在作弊行为,并使之成为全民共同关注的问题。

的确有传闻说包括国外在内的一些地方发生各种与选举有关的骚乱事件,但最终发现这是因为普选执勤人员的准备不充分,而不是什么作弊行为。到现在仍有人质疑600多名普选执勤人员和执法人员的死因,但难于将他们的亡故原因与欺诈作弊行为联系起来。

BPN没有确凿的证据可以证明数百名选举执勤人员的死亡是出于蓄意谋杀,遑论最近社交媒体广泛传播的下毒事件了。到目前为止我们只能猜测,但肯定不能将主观臆测发展为作弊行为的证据。

我们尊重帕拉波沃-桑迪拒绝普委会计票结果的举措,但这必然会损害他们自身的利益,也绝不无反败为胜可能。经过长期的奋斗遭遇败北,确实令人难堪,尤其对三次在总统选举中,无论是作为总统候选人还是副总统候选人都不曾胜出的帕拉波沃来说。

我们期望5月22日总统选举结果公布后的生活将恢复正常、舒适和有利。我们不能整年都被政治和权力问题拖累,民众也不能仅仅关注这一方面的事。人们需要像往常一样生活和工作,而立法选举和总统选举只是例行公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