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选委员会(KPU)为了应对立法选举和总统选举参与者向宪法法院(MK)提出的数百起诉讼,将有一段非常繁忙的日子。因为对权利的要求非常多样化,同时也显示出这次同步选举的复杂性,因此对普委会来说绝不是什么轻而易举的工作。

除了帕拉波沃-善蒂(Prabowo Subianto-Sandiaga S Uno)的国家获胜机构(BPN)提起的诉讼外,宪法法院还收到多达257宗其结果已由普委会决定的立法选举诉讼。其中248宗诉讼请求是国会/地方议会提出的,其余9宗请求则是地方代表理事会(DPD)提出的。宪法法院将在完成帕拉波沃-善蒂的BPN提交的总统选举诉讼后,方在2019年7月1日登记这些诉讼。5月24日,宪法法院发言人法查尔(Fajar Laksono)在宪法法院大楼称:“宪法法院已收到257宗立法选举请求。248宗是国会/地方议会提出的立法选举结果争议,9宗是地方代表理事会候选人提交的,截至10:25总计有257宗。”

根据法查尔的说法,已经提出的立法选举诉讼案件还不能反映案件总数。因为,这些请求将再次被审核,案件的固定数量只有在审核过后才能知道。

我们猜测将引起广泛关注的是与BPN诉讼有关的案件,BPN指控存在大规模、结构性和系统性作弊行为。副总统候选人善蒂说:“我们选择通过法律诉讼这个途径作为满足民众需求的一种形式,印尼人民对选举的执行感到失望和关切。很难说今次的选举运作良好、诚实和公平。”

善蒂认为,需要对2019年选举实施的各个方面进行深入评估。对选举执行情况的评价包括管理问题、数据管理、利益相关者的管理等。务必要做到这一点,不让人民的民主权利不受到选举过程中出现的作弊行为的损害。

普委会在5月21日早上宣布的决定中,帕拉波沃-善蒂的得票率占44.59%,输给得票率占55.41%的佐科威-马鲁夫(Joko Widodo-Ma’ruf Amin)。这一决定引发广泛的抗议,甚至最终出现骚乱的示威活动。在雅加达的大规模行动中有8人丧生,数百人受伤,此外还有相当大的物质损失。

普委会必须尽可能谨慎地做好准备,并承担所有已做出的决定,包括总统选举、立法选举的计票和其他各种相关程序的风险。

我国普委会专员Pramono Ubaid说:“为了拟好答案,普委会准备了两件事。首先,普委会将研究申请人请求的要点,以明确问题出在哪里,请求的实质又是什么。”

他说:“其次,就请求的要点,普委会在拟定答案时将协调所有省级普委会和县/市普委会。我们希望省级普委会和县/市普委会确保在定量数据和时间顺序描述方面清楚地概述答案。”

这样,普委会就可以驳斥在选举过程中存在作弊行为的指控。普委会在面对宪法法院的审判时也要有最佳的准备。他说:“我们在宪法法院的审判论坛中将尽可能地反驳申请人提出的论点,以及驳斥普委会在选举阶段犯下各种作弊行为的指控。”

普委会的工作表现受到许多批评,不少参与者认为普委会不够公开和透明,因而感到处于不利地位。普委会还因为除了造成数千人生病之外,还有600多名的选举现场执勤人员死亡而受到指责。这个伤亡数字是我国选举史上最多的,但到目前为止政府还没有采取措施来调查这个问题。

我们必须耐心等待宪法法院的诉讼程序,包括帕拉波沃-善蒂的 BPN提出的诉讼和其他案件。我们相信,宪法法院的宪法法官们将专业、公开、诚实和公正地审理上述案件,同时也让民众明白如何正确行使民主权利。

我们要求政治精英们控制自己不发表能使政治紧张局势迅速升级的言论,为人民树立一个良好的榜样。精英阶层还要能够控制他们的支持者,让他们保持清醒的头脑,耐心地等待宪法法院的判决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