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对5月22日在雅加达骚乱事件的揭露仍不彻底,以致留下各种各样的疑问。骚乱事件的来龙去脉、谁是负最大责任的主谋,民众依旧不得而知。

警方比较明确揭露的是谋杀我国四位大人物——政法安统筹部长威兰多(Wiranto)、海事统筹部长鲁胡特(Luhut B Panjaitan)、国家情报局长布迪(Budi Gunawan )以及调查机构的一名主管Junarto Widjaja的阴谋。警方在新闻发布会上播放一段有关已被捕的雇佣杀手供认的录像,并指控陆军战略后备司令部前参谋长基弗兰(Kivlan Zein)退休少将是上述谋杀计划的策划者。

令人不解的是,策划谋杀计划的基弗兰是否也是5月22日骚乱事件的策划者?这两件事有何关联?警方都没有作出明确的解释。基弗兰是否也必须对上述导致9人丧生的骚乱事件负责,我们也仍不清楚。

基弗兰是一名退休的国军将领,他以敢于直言不讳批评威兰多和鲁胡特著称。我们猜测他们之间在过去发生过矛盾和纠纷,因此威兰多和鲁胡特经常被基弗兰以毫不掩饰的方式予以批评。该陆军战略后备司令部(Kostrad)前指挥官基弗兰前些时候因阴谋政变的指控曾被警方拘捕。

警方对5月22日骚乱的不明确揭露受到来自各方的批评。国会副议长法德利佐恩(Fadli Zon)批评上述在政法安统筹部办公室对事件的揭露,认为政府公布的信息有偏见的可能性。11月6日,法德利佐恩在雅加达史耐延的国会大厦说:“它应该更全面,不能只是单一版本。如果是政府的版本当然非常偏颇。”

法德利佐恩认为,政府应先成立一个事实调查联合小组(TGPF)来调查5月22日的骚乱。令他感到惊讶的是政府,这里指的是警方,突然揭发骚乱背后的主谋。他说:“应该有一个事实调查联合小组。如此一来这个小组才有独立性来揭发事情的真相以及造成一些人丧生的缘故,随后或可以继续追查其肇事者等。”

印尼大赦组织执行主任Usman Hamid也认为,警方在新闻发布会上传达的信息不够全面。他在本月11日说:“警方未能揭露上述事件中的重要事实,对于希望警方今日可以公布枪击者的受害者家属来说,是痛苦的。”

想不到警方的叙述只是关注5月22日骚乱的阴谋而已,并没有揭露导致人命丧亡的调查进展和必须负责任的肇事者。Usman.说:“警方理应先揭露导致受害者死亡的充分证据,随后再公布最值得怀疑的枪击案的实施者。”

Usman说,一些受害者家属感到很失望,因为没有披露谋杀案的凶手和将之告上法庭。此外,印尼大赦组织还关注警察过度使用武力的责任。其中关系到在雅京中区丹拿望区巴厘村发生的所谓被虐待的事件。他说:“巴厘村实施殴打和虐待的执法人员也必须受到起诉以示公正。”

警方明确指出的事情是,5月22日的骚乱与在选举监督委员会(Bawaslu)前面拒绝选举委员会计票结果的示威活动是两码事。示威活动在晚上9点结束,人群散去,但在两个小时后,即晚上11点,出现制造骚乱的大约500个人。这群暴徒随后与当局发生冲突,并造成丧亡。

我们鼓励警方更认真地追踪上述骚乱事件,并向公众明确地披露其来龙去脉。日前警方的说明没能回答流传的许多版本的传言。信息的不明晰可能导致猜测和怀疑,包括滥用权力而忽视民众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