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制定了机票价格的新政策,把国内低成本航空公司(LCC)的票价上限(TBA)降低50%,该政策从本星期四2019年7月11日起生效。虽然新政策只在某些日子有效,即星期二、星期四和星期六,但上述新政策至少可以减轻那些最近受到昂贵票价影响的人们负担。 
这一政策是由经济统筹部经济处秘书苏西(Susiwijono)传达的,这是政府向民众提供低成本航班承诺的一部分。本周一,苏西在雅京称:“降低机票价格适用于某些航班,即周二、周四和周六,从10:00到14:00。低成本航空公司从票价上限下调50%的机票,仅占飞机总座位数的30%。” 
航空票价的下调适用于每周二、周四和周六共有64个航班、总座位数约为3348个的连城航空(Citilink),以及每周二、周四和周六共有146个航班、总座位数为8278个的狮航(Lion Air)集团。苏西说:“每天有连城航空的64个航班与狮航的146个航班,是我们供应的廉价航班,其机票从票价上限下调50%,占飞机总座位数的30%。。” 
苏西表示,上述降低空运费率的政策适用于国内低成本航空的喷气式飞机类型,而螺旋桨飞机则不适用。至于政策执行的监督,将由航空运输总局、交通运输部和国营企业部以及经济统筹部进行联合评估和监测。 
他补充说:“因此,将由上述各政府部门以及自上次协调会议以来参加会议的所有利益相关者共同监督和监测。我们将通过关于降低空运费率政策的监测和评估会议,定期进行联合评估。” 
这一政策有利于民众,对旅游业也将产生积极的影响。这一政策是否延续上一届政府把票价上限降低12到16%的决定,当局没有详细的解释。今年5月,政府降低了全方位服务航班的票价。 
我们都看到了高机票价的负面影响,包括酒店入住率和旅游人数的下降,而交通部门的通货膨胀反而上升。这些因素促使政府决定降低票价上限。 
近几个月里,国内航班的票价上涨幅度很大,在2019年第一季度增长了11.4%,远高于1.69%的陆路运输费(公共汽车)、2.44%的火车、2.01%的海运和1.69%的渡轮运输。经济统筹部长达尔敏(Darmin Nasution)说:“这一数据显示,消费者负担对家庭支出的影响相当大,而航空运输业的消费者不仅是家庭,还有游客等。” 
我们注意到,消费者的抱怨不仅是机票价格的昂贵,还因为狮子航空公司等飞机货运价格的上涨。许多中小微企业家抱怨客运和货运费率高,增加了他们的营运成本。这个问题在开斋节之前变得越来越严重,那些不相信交通部长布迪(Budi Karya)有能力处理这个问题的声音越喊越大声。 
另一个导致机票价格昂贵的因素是飞机燃油(avtur)价格的上涨。截至2018年12月底,飞机燃油价格达到每桶86.29美元,创下2014年12月以来的最高水平,造成航空公司的运营费用剧增,因此需要通过提高飞机票价来补偿。政府做出最新决定,很有可能是因为低成本航空公司没有积极回应政府为适应全方位服务机票下降,进行自我调整的呼吁。 
我们需要提醒政府果断,不可犹豫不决,这样航空公司就不易寻找漏洞以摆脱那些他们认为繁重的义务。须知因监管机构在监管方面的不够坚决,被航空公司置之不顾,对消费者无论在服务还是在安全方面,都造成恶劣影响。 
我们希望政府降低低成本航空票价的决定可以有效实行。我们也希望上述政策往后能够扩大,不仅仅是在特定的日子和特定的时间而已。这一决定将给民众和中小微企业家提供更多进行经济活动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