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邝耀章
佐科威总统进入第二任期将加有自信,经历了2019年总统选举战役的关键阶段,使国家政治气温达到沸点之后,现在的局势已经得到控制。
佐科威在国会里在联盟政党的支持之下,在未加入新支持政党之前,已拥有61%的支持率,这是他在国会里的政治资本,已超过了应有的最低数字。这情况与2014年佐科威第一次担任总统期间的情况截然不同。
此外,佐科威在进入第二任期时的前提条件更好,特别是在7月13日星期六在雅加达南区Lebak Bulus捷运站(MRT)与2019年总统大选的竞争对手帕拉波沃(Prabowo Subiantoro)会面之后,选举时剑拔弩张的紧张局势即刻缓和了下来。
佐科威在开始第二任期之前,提出了两个重要象征性的和解阶段。 第一阶段,佐科威和帕拉波沃在捷运站会面,并到Sate Senayan一起用餐。他们在公共场所的会面,其实是针对广泛的民众,民众希望两位大人物的会面成为和解的起点。如果会面是在总统府或帕拉波沃的寓所举行,那肯定会给民众他们的会面,只不过对双方和他们的集团有利的印象。
此外,选择在中立区会面,给人的印象是他们并没有讨论分享权力。使民众看到的是,他们的会面纯粹是为了和解,希望因此能够促成广泛的民众团结在一起,共同为印度尼西亚的统一努力。
第二阶段是佐科威7月14日晚在茂物Sentul国际会议中心发表的印度尼西亚愿景演讲。这是佐科威进入2019-2024第二任期的第一次演讲。其内容发布了五个要点,作为他在第二任期领导印度尼西亚的纲领。
第一、关于基础设施,佐科威强调,目前正在建设基础设施将继续下去,并将连接小型工业区、经济特区、旅游区、稻场,种植园和渔塘等民间经济区。
第二、开发人力资源,减低孕妇死亡率,提升婴儿和学龄儿童的健康。 他还特别关注职业教育和人才管理机构。
第三、开放投资,他希望可以创造更多就业机会。佐科威明确重申他的竞选承诺,将加快发放许可准证,消除阻碍投资的所有障碍。
第四、改革官僚体制,改革官员的思维方式。佐科威希望建立一个简单、敏捷、快速的官僚结构。以提升竞争力,适应性、生产力、和创新能力。
第五,关于国家预算的使用。关键和重点必须用在正确的项目,使人民受益,提升人民的福利。佐科威在迈入新的任期时,提出五个要点,为今后施政的大方针。
有了良好的政治资本和先决条件,并不一定能保证佐科威政府第二任期一定会成功。 Vilfredo Pareto在他的著作“精英的流通”(1986)中指出,精英的互信总是建立在互惠利益上,相互依存或共享资源。精英互信也总是存在经济和政治问题,应该加以解决,以免破坏互信的建立。
佐科威的第二任期要有良好的表现,必须要能克服与解决面对的挑战。有两个主要的挑战:
第一、政府的政治权力过大。自新秩序以来,掌权者尽量抓紧政治权力,并建立一个舒适的权力区。在第二任期里,积累支持者越来越多,因为政党认为连任者获胜的获胜的机率更大。
权力越大与组织越大总是会引起效率越低与越复杂的后果。观看佐科威成立的新内阁成员,可以看出佐科威实现对其承诺的可信度。如果其内阁的成员仅仅是为了容纳其支持者和联盟的代表,我们可要对他组织政府的步伐感到悲观。联合秘书处在SBY时代的无效性,可以作为佐科威的一个重要教训。联盟不仅是有多大的支持力量,而是能够有效的领导,且创造出最佳的协调效果。
第二,每当任期快结束时,执政党与包括联盟政党开始转向迎接2024年的大选,将削弱内阁工作的精神。SBY执政的末期经济增长只有5.02%,远低于2008年SBY初上任时的6.1%经济增长。如在SBY的第二任期,一些基础设施项目遇到了问题,甚至如Hambalang工程。但愿佐科威有能力与智慧,解决第二任期里面对的各种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