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对央行(BI)将基准利率或央行7天逆回购利率(BI 7 DRR)从6%下调至5.75%或降低25个基点的决定作出积极回应。银行应采取进一步措施,逐步降低贷款利率,以便企业在提高生产率方面获得新的注资。

股价综合指数(IHSG)和盾币汇率在上周的交易中走强。综合指数在7月19日收于6456.54点,盾币汇率也上涨。盾币在过去一周呈强0.49%或69点至1万3930盾兑1 美元,延续了7月份形成的强劲涨势。盾币在本月兑美元汇率上涨了1%。

央行指出,今年迄今为止,仍流入我国金融市场的外资达到192.5兆盾。外资购买了价值118.1兆盾的国家有价证券(SBN),以及价值74兆盾的股票。本月19日,央行总裁贝利(Perry Warjiyo)称:“外资流入量达到192.5兆盾,其中98.5兆盾流入国家有价证券市场,71.5兆盾流入股市。”

印尼国家银行(BNI)首席经济学家Ryan Kiryanto表示,央行总裁理事会会议(RDG)降低基准利率的决定符合预期。将利率降低25个基点的基本考虑因素也被认为是非常合理的。Ryan上周四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其时机的把握十分准确,即对低通胀的估计、全球不确定性的紧张程度降低以及外部稳定的受控。”

Ryan还表示,降息的意图和目的已经正确和准确。特别是要鼓励增长势头,确保货币市场流动资金的可用性,以及加强宽松货币政策的传导。

上述央行政策被认为是制定保持宽松宏观审慎政策的一种努力,以鼓励银行贷款和扩大经济融资。换句话说,央行总裁理事会会议的决定证实了央行的政策立场是温和或宽松的货币政策。

随着基准利率的降幅更大,银行将更加快信贷利率的降低。这将鼓励企业向银行申请额外信贷,然后向国内和出口市场扩张。央行上述政策需要与更具针对性的财政政策相平衡。因为到目前为止,政府发布的16项经济政策仍然不够有效。

我们认为,央行政策与政府鼓励经济增长的雄心相一致,近五年里这一目标并未从5%左右转移。今年政府的增长目标是达到5.4%,但许多观察家对此表示怀疑,因为一些指标实际上显示放缓。

中央统计局(BPS)指出,在2019年第一季度我国经济同比仅以5.07%的速度增长,远低于此前的预测。财政部估计,上半年的经济增长率仅为5.1%,低于去年同期的5.17%。

我国经济受到全球经济放缓的影响。外部因素导致国际贸易部门萎缩。这一点反映在贸易平衡。根据中央统计局的数据,在2019年1月到6月期间,我国的出口额为803.2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878.8亿美元下降8.57%。

出口的下降显示相关行业的低迷状况,尤其是对我国出口贡献最大的大宗商品部门。他举参考价格自年初以来一直在下降的煤炭行业为例。2019年上半年,煤炭平均价格仅为每吨87.83美元,比去年同期每吨96.5美元下降8.9%。

投资部门的增长也令人为之气塞。今年第一季度,投资统筹机构(BKPM)录得投资额为195.1兆盾,仅增长5.3%。事实上,去年同期的增长率可以达到11.8%。

我们还注意到人民购买力下降,特别是农民和劳工,正如中央统计局在近几个月前报告的那样。他们是政府必须关注的最贫穷阶层,务必要使他们的购买力上升,并有助于经济增长。

因此,我们希望政府能够配合央行上述政策作出各种进一步的努力,使社会的最大阶层能够感受到其影响。不然,从央行基准利率的降低政策获利的仅是中上层人士,从而造成负面影响,其中是由于下层民众的经济生活没有得到提振,经济鸿沟加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