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佐科威总统来说本周真够累的,在斥责修复损坏的电力设施进度缓慢的印尼国家电力公司(PLN)负责人后,佐科威还对各个地区的森林火灾越发猖獗之事采取强硬的态度。他甚至威胁要免去当地军区司令、地方警察局长和其工作人员的职务,因认为他们没能克服其所在地区的森林和陆地火灾。 
本月6日,佐科威称:“我们的规则一如既往。我提醒军区司令、军支区司令、地方警察局长和市警署署长,我在2015年传达的规则仍然有效。昨日我打电话给国军总司令,要求撤走那些无能的军区指挥官。三四天前我再次打电话给警察总长,也要求撤换没能克服森林和陆地火灾的那些警官。” 
为什么地方保安部队必须面对如此严重的威胁,其实处理森林火灾不是他们的主要任务?也许佐科威有他自己的信息来源和算计。这个问题理应给予清楚的解释,是不是因为当地有许多保安人员成为焚烧森林罪行背后的撑腰者? 
森林和陆地火灾的案例非但没有逐年减少反而增加,难怪佐科威很生气。2015年森林火灾次数原已大幅下降,但最近又死灰复燃。佐科威说:“每年都在减少的话,理应完全扑灭了。计算起来损失是巨大的。行动应在星火燎原之前,千万不要让它发展到紧急警报状态。” 
佐科威指出,在2015年以及早些时候,几乎所有省份都发生森林和陆地火灾,过火面积达260万公顷,损失达221兆盾。 
全国范围内的热点趋于增加,环境和林业部长西蒂(Siti Nurbaya Bakar)开始感到担心。尤其是在廖内和加里曼丹的一些地区。从过去两周的监测来看,热点数量波动并趋于增加。 
比如在廖内,本月3日观察到300个热点。她说:“本月3日那一天的热点相当多。廖内的火点可能在100个左右,所以我很担心。我从数日前就一直和省长保持联系。总统询问的时候,我还在继续监测。” 
在过去的几天里,全国范围内的热点数量从400个上升到600个,上周六下午又突然急剧上升到1024个。但到了晚上,降到800个左右,本月4日那天还有781个热点。 
为什么森林和陆地火灾问题层出不穷?其中一个主要问题是政府本身在打击焚烧森林者,特别是涉及到种植园公司的决定不够坚决。例如,不久前印度尼西亚环境论坛(Walhi)要求政府公开那些涉及森林火灾的公司身份。 
Walhi全国执行主任Nur Hidayati说,此举是为了回应最高法院驳回佐科威总统上诉的裁决。Hidayati在不久前说:“被告(政府)必须向民众公开被焚烧的地区和涉及的公司,包括相关公司的森林防火基金。” 
上述敦促很重要,因为佐科威本人曾威胁要吊销涉及森林和陆地火灾的公司执照。据记录,2017年有三家公司被吊销执照,16家公司被冻结,115家公司因卷入森林和陆地火灾案而受到警告。2015年的林火物质损失高达220兆盾。法律机构必须坚定判决现有的森林火灾案件。佐科威曾说:“我再次提醒,关系到森林火灾的话绝不能妥协。”
但这种明确的态度似乎没有保持下去。到目前为止的经历表明,政府执法力度不强,不够坚决,甚至有一些执法人员涉嫌保护纵火的公司。我们还记得,廖内警方曾经发出停止对15家涉及陆地火灾案件的公司进行调查的命令书。这一决定引发抗议并降低民众的信心。 
苏门答腊和加里曼丹发生的许多火灾并非灾难,而是由于肇事者的企图和监管当局的粗心造成的。许多农民和不法企业使用原始的简易方法,即通过焚烧森林来清理土地以降低成本。这种方法显然是违法的。1997年有关环境的第23号法令禁止持有在森林区域内种植森林的权利(HPH)和在生产林中的工业种植园利用林业产品(HTI)许可证的公司焚烧森林以清理土地,该行为被归类为刑事犯罪。 
总统将撤换军区司令和地方警察局长的威胁是否有效?或者找错了威胁的对象?我们将拭目以待。但我们坚决支持打击违法者的执法工作。如果不敢实施制裁,威胁将不会起作用。我们也要求佐科威监督其属下以执行他的指令,不让森林遭到更加严重的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