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部长丝莉(Sri Mulyani)谈到我国经济问题时,说:“如果他们打喷嚏,那么整个世界都会感冒。”该声明很有意思,因为此前经济统筹部长达尔敏(Darmin Nasution)也表示开始担心外资对我国证券的控制规模。因为国外一旦发生事情,我们极易受到影响。 
这是佐科威总统政府两名高级部长的坦诚声明。上述声明间接发出警告:还有许多问题必须解决,我国经济基本面才能真正强劲不容易动摇。也就是说需要有新的认识,不要以为我国一切都安好无虞。 
上周,财政部长在印尼大学经济与商业学院校友会早餐论坛上说,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不管你喜不喜欢,有一些重要的因素不是我国所能控制的,只有那些经济实力非常强大的国家,如美国、欧洲、日本和中国可加以控制。她说:“如果他们打喷嚏,那么全世界都会感冒。” 
财政部长强调经济独立,尤其来自国内经济独立的必要性,唯如此在全球环境冲击下我国才能屹立不倒。为什么丝莉担心经济冲击?关注一下统筹部长达尔敏则开始担心外资所有权的比例已经超过40%的声明。央行(BI)的数据确实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外资对国债券(SUN)的所有权比例达到46.6%,高于2019年第一季度46%的比例。 
本月9日,达尔敏在雅京说:“这种情况增加了我国经济的风险。经济一旦动摇,他们就会立即撤出,我们的经济将因此受到重创。减少对外资的依赖肯定不是短期内可以完成的工作,但必须逐步加以减少。” 
负责国民经济部长们的第二份声明,似乎证实各方对我国在这一政府时期债务规模之庞大的担心是合情合理的。最新数据显示,我国2019年4月的外债为3893亿美元,约合5528.06兆盾,环比增长8.7%,而3月份仅增长7.9%。 
外债的持续增加表明我国离经济独立越来越远。此外,事实还显示进口继续增加,反过来出口的速度却在下降。各界对政府增加甚至国内已经生产的产品的进口政策严加批评。这项政策被认为不恰当,因为它打击了国内生产商。 
因此,当财政部长丝莉突然谈到国家经济独立的必要性时,便引人关注。她强调,经济独立主要需依靠国内资源,不然难于抵御全球环境的冲击。 
实际上财政部长对我国增加债务政策、从而增加国民经济的风险负有最大的责任。有关外债利弊引发的争议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另外人们也关注外债没有投资于生产性部门的问题。我们希望债务的增加将带来生产率的提高。否则债务将成为负担,因为在必须偿还的时候,问题就会出现。 
观察家还担心一部分新增债务被用于支付分期付款和政府日常开支。目前的情况不再是暂时性的周期性赤字,而是结构性赤字。 
此外,自最近几年以来,基本平衡也一直出现赤字。也就是说,政府收入实际上无法为债务利息和分期付款提供资金。这种情况通常被称为费雪悖论(Fisher's Paradox)。意即偿付的本金分期和债务利息越多,债务就积累越多。
 我们不厌其烦地提醒政府的几件事是:一,税款是人民的钱,切忌浪费,尤其挥霍无度;二,关闭所有的漏洞,提防老鼠啃食国家的资金;三,制定现实的、以改善人民福利为目标的优先事项,不要做白日梦,制定合理的发展政策。 
如果政府未能提出面向加强国内潜力和改善人民福利的现实预算政策的话,那么雄心与现实之间的差距也将继续扩大。果真如此的话,经济的独立就会离我们越来越远,我们所担心的冲击必将继续困扰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