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争奪2019-2024年人民协商会议年主席的職位。一些政党提出不合理的構想,即提议人協大會增加至十位主席。这个数字与未来一段时期人協大會中的派系数量一致,即九个来自政党的派系,和一个来自区域代表理事会(DPD)的派系。
政治家们认为,增加人協大會的領導人的目的,是為防止在大会中爭奪領導的職位。这样的理由太過牵强。问题是,札有的MD3法令,即有關人民代表委员会,区域代表理事会和地区人民代表理事会的法令,明确规定了选举人協議會主席和副主席的程序。即使在國會中,國會領導人的数量也没有根据政党的数量进行调整。
那些似乎只追求權力的政治家的态度真是令人不解。他们任意改变法定顺序。尽管去年MD3的法律刚刚修改過,人協議會(MPR)主席席位由五名成员扩大至八名,包括一名主席和七名副主席。该法规尚未实施,因为該法令從新一屆的人協議會開始生效。
如果人協議會中的派系坚持推出该提案,则意味着國會的工作将因此增加:再次修订MD3法。要有多少国家预算用于滿足政党精英的利益。法律的修订过程将耗尽本来可用于完成其他法案的能源和成本。
人協議會领导层的额外职位将占用人協議會的设施,员工和护送的大量预算。举例来说,由于人協議會领导成员数量从五个变为八个,该机构提出额外预算为3,500亿盾。 如果领导成员人数达到10人,则额外预算又将增加。
人協議會中政治家的态度越来越多地表明他们根本没有考虑人民的利益。在选举期间,他們只需要社會人士作为他們的选民。上台后,政客们很容易忘记他们在竞选时所做出的承诺。党内精英的行为也体现了我们民主中“政治卡特尔”(kartel politik)的实践。 在政治上,他们非常务实,无视党的意识形态。
並不奇怪,许多政治家经常提出远离常识和社会利益的奇怪想法。不仅是增加人民协商会议主席的问题,最近也出现了恢复国家政策指导方针(GBHN)以指导总统的想法。像这样的想法显然是浪费。人協議會不需要制作國家總方針(GBHN),因为总统现在由人民直接选举,不再是由總統指定强制性的人協議會。
争取人民协商会议主席只是政党精英的一个不良症状行為。 我们必须担心背叛民主的一般现象:政治家越来越优先考虑他们的团体,甚至他们自己的利益。希望人協議會的議員以大局為重,不要為私人的利益而為所欲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