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20年国家收支预算草案(RAPBN) 通过成为法律之前,政府和国会预算机构最终就其中的若干变化达成了一致看法。有一些数字偏离8月中旬,佐科威总统在人协/国会面前提交财务报告和2020年国家预算时设定的基数。 
发生变化的,其中是我国原油价格从每桶65美元下调至每桶63美元的假设有关。石油产量也从每日73.4万桶增加到75.5万桶。而成本回收从115.8亿美元削减到100亿美元。 
国家收入也发生变化,增加了11.6兆盾至2233.2兆盾。其中包括税收收入增加3.9兆盾至1861.8兆盾。在支出方面,能源补贴减少了12.6兆盾。总支出增加11.6兆盾至2540.4兆盾。至于预算赤字,保持在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76%不变。财政部提出的一个新建议是为紧急需求支出增加21.7兆盾。
数字的变化不是很明显。除了油价和原油产量的假设外,宏观假设趋于保持。上述变化理应增加国家预算的可信度。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仍然担心5.3%的经济增长目标,要实现这一目标并不容易,因为全球经济正处于疲软趋势,中美贸易战引发的衰退,使一些国家受到威胁。 
当经济疲软,商业界在抱怨所面临的困难时,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国家预算。尽管它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作用不如投资或出口那么大,但政府预算的作用对于提供刺激是非常重要的,国家预算的重要性就在于能够为经济提供动力。国家支出也必须成为增长的引擎,但是因为棕榈油、煤炭和橡胶等重要大宗商品的价格仍然持平,出口还不能成为我国2020年经济增长的主要支柱。
投资也仍然增长缓慢,特别是外国直接投资(FDI)预计不会大幅增长。而搬迁的中国工厂多数迁到越南,部分迁到马来西亚的最新事实,说明我国的投资环境仍然不理想,我们的经济竞争力也还很弱。 
预算赤字仍然非常保守,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76%。经济学家建议赤字可以扩大到国内生产总值的2.5%。低预算赤字也反映出2020年的国家预算并没有为经济和商业界提供刺激,令我们感到遗憾。 
扩大赤字的挑战在于政府如何找到廉价而有效的融资渠道。但随着美国利率下降趋势和债券收益率降低,国家预算赤字即使再大,政府也应该能够为赤字融资。
在这种情况下,国内消费确实成为希望所在。因此,我们赞赏区域转移资金和农村资金预算的增加。其增长有利于促进全国经济的公平发展和带动农村的经济发展。此外,政府必须重视高质量的国家支出。 
必须通过提高商品支出、加强资本支出和社会支出的有效性,来提高国家支出的效率。在目前这样的两难情况下,必须将支出转移到具有高乘数效应的生产方面,才能更有力地推动经济。因此我们希望基础设施的高支出将成为地区,特别是偏远地区经济增长的源泉。 
另一件同样重要的事情,是如何减少国家支出的漏洞。不要让转移到地方和社会支出的资金,成为腐败滋生之处,给官僚和地方官员造成道德风险。有鉴于此,政府必须更加严格地进行监督和审计。那些国家预算操纵者和贪腐者,必须依法严厉惩处,以儆效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