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羽毛球世界正在进入一个艰难的,甚至是不确定的时代,因为针记羽毛球联盟(PB Djarum)从明年起不再举行年轻人才选拔活动。由于印度尼西亚儿童保护委员会(KPAI)指责针记烟厂为烟草公司品牌的利益,有“剥削儿童”行为之嫌,针记羽毛球联盟遂决定从明年开始停止该活动。 
这对我国羽毛球界来说不啻是一个巨大的损失。我们都知道针记羽毛球联盟培养出三次夺得全英冠军的林水镜以及其他为数不少的世界级球员。这些羽毛球运动员足以令我国人民为之自豪和骄傲。他们都和林水镜一样,从十几岁起就接受针记羽毛球联盟的强化持续训练。 
上周日,即9月8日开始的2019年海选活动将成为最后一次。针记Bakti Olahraga基金会项目负责人Yoppi Rasimin在Purwokerto市Aston酒店称:“我们决定在2020年不再举办海选,虽有不少人感到遗憾,但为了我们的共同利益只好先暂停,平息一下气氛有助于各方冷静思考。” 
这个决定对全国羽毛球界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事实上到目前为止,在培养年轻人才使之成为出色球员方面的服务和献身精神,包括印尼羽毛球协会(PBSI)在内都无法与针记羽毛球联盟相提并论。 
如果针记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黄惠忠(Budi Hartono)不为年轻羽毛球运动员开设教练课程,我们就不会认识林水镜和Kartono/Heryanto的男双搭档、Alan Budikusuma(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金牌获得者)、Eddy Hartono、Gunawan、Ardy B. Wiranata(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银牌得主)、Antonius B. Ariantho和Denny Kantono(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铜牌得主)、Trikus Haryanto 和Minarti Timur(2000年悉尼奥运会银牌得主)、Maria Kristin Yulianti(2008年北京奥运会铜牌得主)、Tontowi Ahmad和Liliyana Natsir(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金牌得主)。 
它们都是针记羽毛球联盟培养出来的运动员。印尼羽毛球协会中央负责人可说“不劳而获”,仅仅通过国家和国际各级的各种正式锦标赛使这些羽毛球运动员一举成名。 
当然,由于针记羽毛球联盟的决定,印尼羽毛球协会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该协会秘书长Achmad Budiarto本月8日说:“令人伤心和遗憾,我们知道,海选是羽毛球运动员的招募方式之一,他们以后将会成为继承的下一代。” 
他续称:“影响将非常大。这是羽毛球球员分级和可持续的教练方式。如果中止了,到哪里去找?” 
如果针记羽毛球联盟永不再举行年轻人才选拔活动,对印尼羽毛球界的影响将非常深远。针记羽毛球联盟在过去的13年里扮演重要的角色,一直致力于打造羽毛球运动员,并把羽毛球运动推广到各个地区。印尼羽毛球协会全国训练营大约40%的运动员主要是针记羽毛球联盟培养出来的运动员。 
看到印度尼西亚儿童保护委员会的严厉态度,我们感到不解,针记羽毛球联盟似乎为此感到极为不满。为什么他们到现在才强烈质疑和指控?实际上海选活动已经进行了13年,到目前为止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印尼儿童保护委员会主席Susanto辩称,他们没有要求停止羽毛球海选的意图。关于对烟草产品标识的禁止已载于法律规定,即2014年关于儿童保护的第35号法令和2012年关于禁止含有成瘾物质的烟草产品的第109号政府条例。Susanto阐明:“这是我国法规禁止的,无关印尼儿童保护委员会的事。” 
印尼儿童保护委员会在传达其立场的态度实不明智,导致出现更大的利益损失。不让儿童接触禁药是对的,而针记公司也没有把其香烟产品推介给年轻人,只是使用其公司商标而已。 
印尼羽毛球协会作为国家羽毛球组织的统筹方,理应召集他们寻求共同点,从中找到解决方案,使针记羽毛球联盟不致于做出如此断然的决定。遗憾的是,印尼羽毛球协会似乎并没有努力寻找折衷点,因此必须面对其后果。 
我们仍然希望针记羽毛球联盟不是撒手不管,而只是想让气氛平静下来。民众仍然期待它在培养年轻运动员方面的作用和承诺,盼望这些运动员在未来为国家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