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ntan雅加达讯】供国内发电需求的国内市场义务(DMO)再次受人瞩目,国内市场义务的煤炭基价(HBA)每吨70美元,现在已不恰当,目前的煤炭基价已下跌至正常数目之下。
今年9月,煤炭基价继续降低,目前已达到每吨65.79美元,比8月的煤炭基价72.67美元降低9.47%,该情形导致煤炭基价出现争论。
能源与矿物资源部(ESDM)坦言,已接收数个业界的建议,俾使修整煤炭基价,为此,政府也打开选项,进一步讨论该建议。
能源与矿物资源部发电局长利达.穆里亚纳在国会(DPR)称,“只是,一旦出现急剧的变化,我们肯定将进行讨论。”
明确的是,目前,供发电站需求的DMO的煤炭价格,被指定为每吨70美元,仍成为2020年国家收支预算(APBN)的电力补贴假设。“但我们将在价格已不能控制时采取措施。”
对煤炭生产商来说,除了每吨70美元的基价不恰当之外,向国电公司(PLN)供应煤炭产量25%的义务也如此。
在煤炭价格持续下跌趋势和全球市场分为需求低迷中,目前,全国煤炭生产商反而竞相供应国内市场需求。
印尼煤矿业协会(APBI)执行经理亨德拉.西纳迪亚(Hendra Sinadia)对记者称,“因此实际上,国电公司不需担忧供应缺乏事宜。”
如今,煤炭生产商正受压力,除了煤炭价格剧降之外,向国内市场销售煤炭也不容易,因国内市场80%的煤炭需求是供发电用途。
与此同时,国电公司90%煤炭需求已由8家煤矿公司合同供应。“以致,希望能供应国电公司的煤矿公司非常有限。”
其它的工业,如水泥工业和纺织工业也正承受压力,再加上价格持续下跌,配额转移也难以实施。
对国电公司来说,DMO的煤炭供应也能保持电价,因虽然煤炭基价正高涨,国电公司的煤炭购价仍保持于该数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