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滴新闻网雅加达讯】由于印度尼西亚儿童保护委员会(KPAI)在一份报告中提到,针记羽毛球联盟(PB Djarum)在新秀选拔和培训过程中有对儿童剥削的现象,因此印尼针记香烟集团通过其基金会主任Yoppy Rosiman 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将终止2020年新秀选拔和培训活动。该言论结果引起各界舆论并成为争议的话题。
然而,根据青年与体育部、印度尼西亚儿童保护委员会(KPAI)、印尼羽毛球协会理事会(PBPBSI)和PB Djarum于周四(9月12日)在史纳延的青年与体育部办公室举行会议达成的协议,针记的羽毛球年轻人才选拔与培训活动肯定会继续。只不过,选拔活动的名称将有所更改。
青年与体育部长伊马姆·纳赫拉维(Imam Nahrawi)说,这一决定有望结束关于针记的选拔活动被认为剥削或利用儿童的争论,因为它含有针记标志和品牌形象。他希望这个解决方案使得针记的羽毛球选拔活动,能够保持可持续性并符合适用法规。主要原因是考虑年轻羽毛球运动员的可用性,通过筛选和培训新秀为国家羽毛球做出贡献。因为羽毛球仍然是我国在国际体育包括奥运会,获得奖牌的主要贡献者之一。为此,PB Djarum同意将最初“Audisi Umum Beasiswa PB Djarum 2019”的名称更改为“Audisi Umum Beasiswa Bulutangkis”,而不使用针记标志和品牌形象。伊马姆说,在这次会议中,KPAI同意撤销于7月29日发出的停止针记羽毛球选拔活动的要求。
上述争论也成为总统府关注的问题。为此,总统府幕僚长穆尔多科(Moeldoko)退役上将周四(12/9)亲自到中爪哇省Kudus县的Djarum体育馆视察羽毛球运动员训练中心。他亲眼目睹了PB Djarum的活动,并检查运动员宿舍以及各种配套设施。他说,没有发现剥削或利用儿童运动员的现象。因此,选拔和培训活动可以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