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DPR)的新成员已正式就职。他们作为人民的代表,在控制政府的运行,为人民的福利和权利而奋斗方面,可以从他们身上期待什么呢?各种迹象表明,国会在未来五年内仍将无法取得太大进展。
 
才刚上任,出席全体会议的人数便令人失望。2019年10月1日晚召开的全体会议为了选举国会议长和副议长,但575名议员中只有285人出席。会议主席Abdul Wahab Dalimunthe说:“根据议会秘书处的记录,今天在场签到的只有285人。”这一事实说明了新上任的国会议员与他们的前任一样,纪律性很低。人们担心新议员在履行职责方面的成就不会比前任更好。
 
这个人民代表机构有三个主要职能,即立法、预算和监督。作为人民的代表,履行上述职能的基准是人民的利益,而不是个人和政党的利益。上一届议员是否已最佳地履行这三个职能呢?
 
根据记录,情况并非如此。在过去的五年里(2014到2019年),国会仅制定80条法律,占国家立法规划目标的40%。国家行政法学专家Bayu Dwi Anggono 在9月29日表示::“2014到2019年国会的立法表现可说非常令人失望。”
 
在Jember大学班察西拉(Pancasila)和宪法中心(Puskapsi)担任主任的Bayu认为国会有三个问题:首先是不曾实现国家立法规划的立法目标。在5年189个法案草案目标中,国会仅通过其中的80个左右(40%);其次,形成的法律质量也存在问题。正如在国会任期结束前所看到的那样,诞生了许多有争议的法律,因为那些是在匆促、封闭和违背公众意愿的情况下讨论的结果;第三,法律形成中的偏袒或法律政治问题。
 
根据Bayu的观点,以前的国会更倾向于关注与国会议员本身的利益和权力分配相关的立法。如人协法、国会法、地方代表理事会法、地方议会法(UU MD3)是这一时期修改频率最高的法律。到目前为止,MD3法已被修改了3次,第一次是在2014年底,增加了理事会完整性工具(AKD)的领导者人数。
 
国会除了低生产力,而且有低诚信与腐败行为的趋势,即如这期间发生的那样。透明国际(TI)前些时候的调查结果,把国会列为腐败程度最高的机构。
 
透明国际的上述调查结果,在报大电子身份证采购预算的个案中得到证实,此案已在法庭上被审判过。人们见证了国会议员们是如何设计预算泡沫的,造成国家损失的金额达到拨出资金的30%以上。
 
这种做法仍在继续,从过去到现在都没有停止过。试想一下,国家为电子身份证计划拨出的6兆盾国家预算基金,换来的是疯狂泡沫的结果。如果类似的事情发生在其他国家项目上,意味着政府约三分之一的预算被蒸发掉,落入了不负责任之人的口袋中。
 
想象一下这个国家有多腐败,国家财产受到多大的损失,因为人民缴纳的税款不是为了人民的最大繁荣的发展计划提供资金,而是进入个人的口袋。尽管我们仍然面临着解决数百万人贫困和落后的问题。每次选举时这些不幸人民的选票都被所谓人民代表所利用。
 
如果是这样的话,国会的监督功能肯定不能正常发挥。这是我们政治制度中的讽刺。我们的制度不能确保国家行政部门的所有职能都能有效和最佳地运作,因为所有功能都可以协商和妥协。这种做法继续存在,以致国家受损的程度越来越严重。
 
那么,新国会议员能否使情况好转呢?许多人持悲观态度。应该建议国会领导人在国会大厦放置多面镜子,方便代表们随时可以照镜子,不仅仅是为了外表的整洁,更重要的是可以照镜反省:我是否适合担任人民的代表?这是每个国会议员必须进行的反省。
 
若他们品行端正,可以期望国会发挥更大的作用。不然,我们实在没有什么好期待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