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我国第二次出现通货紧缩,今年9月通缩0.27%。此前的通缩发生在2月份。这种情况通常被视为经济活动放缓和人们购买力下降的迹象。 
中央统计局负责人Suhariyanto表示,2019年9月的通缩并没有显示出人们购买力的下降。他说,9月份核心通货膨胀率仍然很高,为0.29%,同比增长3.32%。2019年10月1日他在雅加达说:“有这样的通胀率,我仍将得出购买力没有下降的结论。” 
有趣的是,今年9月各种商品的价格都有所下降,比如红辣椒、小辣椒、肉鸡和肉鸡蛋。中央统计局数据还显示,印尼82个城市中,70个城市出现通货紧缩,12个城市出现通货膨胀。最高的通货紧缩发生在Sibolga市,为1.94%,最低的是在泗水,为0.02%。 
经济统筹部长达尔敏(Darmin Nasution)认为,通货紧缩是正常现象。这实际上有积极意义,因为发生通货紧缩的是食品组。非食品的商品价格仍在上涨,这意味着经济活动仍在继续。 
财政部长丝莉(Sri Mulyani Indrawati)也否认购买力下降。她在本周三表示:“如果通缩是由价格下跌造成的,可能是对此前价格的调整造成的,或许其中一些生产成本下降。” 
通货紧缩表明物价下降,这可能是由民众经济活动减少引起的。从经济角度看,通货膨胀越小越好。需要注意的是,食物是民众的主要需求,消费水平或因此趋于稳定,除非在长假期间,消费通常会显著增加。食品价格的下降可以解释为政府在控制全国供应方面的努力获得成功。 
但另一方面,主食价格的下降也直接导致农民收入减少。农民是我国最大的群体,他们受到食品价格下跌的打击最大,他们的产品库存堆积,因此其收入与生产成本不能平衡。 
这方面往往被忽略,因为我们仅关注市场上商品价格的稳定,而不考虑生产者的福利。稳定商品价格的政治使农民陷入困境,因为生产成本不断增加,而产品价格却受到抑制。我们的经济政治不偏袒农民,没能改变他们的命运。 
印尼大学(UI)经济学家Faisal Basri曾强调,该问题证实政府改善下层民众福利的努力遭到失败。由于金融服务等一些行业的发展,只有中产阶级才能感受到福利水平的提高。但是底层40%民众的命运却停滞不前。Faisal Basri不久前在一次讨论中说:“这届政府未能改善40%多数是农民的最底层民众命运。” 
我们必须谨慎看待通货紧缩的发生,由于农产品价格下跌,有很大一部分农民恰恰受到损失,在农业和种植园工作的人们收入受到商品价格下跌的冲击,导致其购买能力下降。生产者和市场上的贸易商也不敢提价,因为他们担心买家会减少,意即低通胀对经济来说不是什么好消息。 
因此,我们实际上仍然需要更有利于农业部门的经济政治,因为有40%的人口依赖农业部门维生。必须严格控制农用地转建设用地 ,以免农民失去赖以为生的土地。政府必须通过辅导、适当技术、农业机械化、补贴等方式,帮助农民降低生产成本。此外还要维持和发展农业部门,使它更有竞争力并能够与其他发展部门竞争。 
因此我们必须谨慎面对这种情况。我们也敦促政府在增加出口的同时,设法进行财政扩张。我们如果错误估计形势,采取的步骤也不能达到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