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将引至利益衝突
文/邝耀章
2019-2024年度的575位国会议员中,有262位议员有从商的背景,即有1016个企业与国会议员有关係。以后恐怕会因为争夺资源,而引至议员之间的利益衝突。
Auriga Nusantara基金会是一个从事研究天然资源的非政府组织,所做的研究报告中说,2019-2024年度的575位国会议员中,有45.5%即262位议员与1016个各行各业的企业有关係,他们成为企业的高管或股东。
以上只是初步的调查结果,很有可能企业的数字还会增加。他们有的从事传媒行业、一般商业、採矿业等。当国会制定与他们的企业相关的法令时,很可能就会引起议员之间的利益衝突。
比如上一届的国会,为了各自的利益,在国会任期要结束之前,草草的通过了修改的肃贪法与修改的水力资源法。结果引至大学生与民众的不满与示威行动。
研究报告称;这些与企业有关係的国会议员,他们来自斗争民主党(PDIP)、从业党(Golkar)、大印尼行动党(Gerindra),而且他们在政党中拥有重要的职位,而且都是代表爪哇岛的国会议员。
如大印尼行动党的Andre Rosiade拥有两个企业,即在巴东的PT.K I S与PT HUAB。斗争民主党的Aria Bima拥有在三宝垄的5个企业,他是这些企业的董事长或总经理。从业党的Bambang Soesatyo是5个企业的董事长或总经理,他们都是代表爪哇岛的国会议员。
印尼观察贪污机构(ICW)的报告指出,560位2014-2019年度的国会员中,有293位或53%是商人。
大印行动党议员Andre不否认自己是商人,他表示竞选期间花了数十亿盾。前任国会议长Bambang Soesatyo表示议员从商没有问题,只要不与其职位有利益衝突。
雄厚财力为当选议员的关键
众多企业家当选国会议员,关键原因是因为他们拥有足够的财力。因为制度问题,使有财力人士更容易当选议员,7个月的竞选期太长,拥有雄厚财力的人士,才能够支持得住,使他们有更长时间接近选民而影响选民,使他们比较容易当选。
无可否认,这些议员都在争取在国会裡掌管与他们的企业相关的部门,以便制定对他们的企业有利的法令,很可能这些法令对老百姓不利。他们也有机会把国会的预算用在他们有关的企业上。
国会议长布安.马哈拉妮拥有6家企业,大印尼行动党的国会副议长素米(Sufmi Dasco Ahmad)拥有4家
企业。国民民主党的拉马德.哥贝(Rahmad Gobel)拥有最多企业,共有48个企业。而从业党的阿吉.参苏汀(Azis Syamsudin)拥有3家企业。
大印尼行动党的Andre Rosiade与斗争民主党的Aria Bima及从业党的Bambang Soesatyo都承认有企业。只有民族复兴党的慕海敏.伊斯甘达没有企业。
上届国会任期快结束时,所通过的法令,趋向以对有企业的议员有利。如修改的土地法,对企业家更容易拥有更大更多的土地。又如矿物与煤炭法令,撤销了企业可拥有的最大土地权法令。
因为有许多国会议员是拥有企业的商人,他们制定了对他们有利的法令。也使他们更容易犯上贪污罪,如前任国会议长纳凡多(Setya Novanto)因贪污电子身份証案而被叛入狱。国会能源委员会副主席毛拉妮(Eni Maulani)因涉贪污廖省蒸汽发电厂案而被捕。
印尼观察贪污机构(ICW)说,拥有从商背景的议员,经常利用他们在国会的影响力取得个人的利益。如延长开矿权、改变保护林成为可开发的森林等。
昂贵的竞选经费,使参选议员当选后,设法取回付出的竞选成本,而经常因为这些原因,而涉嫌贪污罪。
昂贵的竞选经费,使参选者不得不犯上贪污罪,以上是各政党的竞选经费:
斗争民主党(PDIP)    3450亿盾
从业党(Partai Golkar)3070亿盾
国民民主党(Nasdem)2320亿盾
民主党(P Demokrat)  1890亿盾
国民使命党(PAN)    1690 亿盾
公正福利党(KPS)     1500亿盾
民族复兴党(PKB)     1410亿盾
大印尼行动党(Gerindra) 1340亿盾
建设团结党(PPP)        760亿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