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功能需要嚴格監控  
社會大眾需要更仔细地观察自10月1日以来開始服务的國會議員的表現。他们大多数具是企业家的背景,此舉已引起社會大眾的关注:人們担心他们會將自己的职位用于維護个人利益,比起用在大眾的利益上。
根据Auriga Nusantara基金會和時代基金会即從事自然资源问题有关的非政府组织的追踪;在575位國會議员中至少有262位(45.5%)。議員在企業界有職位。简而言之,2019-2024年任期间的许多人民代表都擁有商业背景。
其实,如果國會議員来自商人,並不是罪恶。 他们也是社會的一部分,他们也有权在國會成為人民的代表。 但是,在最后一段时期的民意调查中发現,上一屆國會在修订一些法案時,偏向以对商人更有利,这是不容忽视的。因為這將存有潜在的利益冲突,这也許會鼓励這一任的國會議员也这样做,将个人利益於首位,而不是將公众利益放在首位。
我國的獨立宣言者穆罕默德·哈达(Mohammad Hatta)称政治成为人民民主的要角,是“應該为造福人民而努力”。 商业世界通常更关注利润的计算和累积。这两个领域并不矛盾。因此,需要在两极之间明确的限制。
在维护法规和道德成熟的民主制度中,國會議員擁有企业家的背景與知識可以带来好处。 他們可以利用企业家的知识和能力制定法规,讨论预算和监督政府绩效。另外一种乐观的看法:已经在经济上有成就的國會議員,可能会更加专注于为公众利益而战,因為已經很富有而不會再做出貪污的事。
问题是,一向以來國會的行动没有体现出这种精神。许多法律是在没有公开审议过程的情况下制定的。如上一屆國會最近批准了《肅貪法》的修订案,并讨论了《刑事法典草案》,这表明國會在立法过程中沒有看重民众的意見。
实际上,国會有内部的道德要遵守,以防止議員們滥用职权。國會的道德规范已于2011年制定,然后于2015年更新,其中包含有关人民代表必须遵守的规定。其中之一,國會議員必须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置于个人和政黨利益之上。
实际上,国会議员的反常行为仍在继续。根据肅貪會的记录,2014-2019年期间至少有23名国会議员被捕并被起诉。大多数犯了貪污罪及接受贿賂,收取项目佣金和利用議員的影响力促成各種項目。即使一直以来,國會一直受到肅貪會的严格监控。肅貪法修订后已大大的削弱了肅貪會監控國會的權力,肅貪會將更難以根除國會的貪污與腐败。
在这种情况下,公民社会對國會的监督,包括通过大众媒体對國會的监督,变得更加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