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就修订肃贪会(KPK)法发布代法令政府条例(Perppu)的要求,佐科威总统非认真考虑不可。究竟要发布上述代法令政府条例以平息抗议,还是遵循国会的决定立即批准上述修改后的肃贪会法,因各有利弊,总统似乎仍在举棋不定。 
如果总统在10月14日前不发布代法令政府条例,学生们将返回街头示威。他们认为,修改后的肃贪会法削弱肃贪会的权力,有可能限制它在根除腐败方面的作用,损害正义感和法律确定性。 
另一方面,总统不能无视参与批准肃贪会法修正案的政党的声音,特别是已经出现弹劾的威胁,如果发布上述代法令政府条例的话。总统也不能说上述代法令政府条例完全是国会的产物,因为他也批准其中一些观点,而国会也已删去一些被总统拒绝的条款。 
因此现在的形势非常不明朗。总统幕僚长Moeldoko甚至在学生执行委员会(BEM)一些负责人面前说:“就像西玛拉卡玛(simalakama)水果一样,左右为难”。因为与此同时,佐科威本人正在等待10月20日其第二任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总统的就职典礼,令情况变得更为难办。 
如果佐科威在肃贪会法修订案被通过前发布代法令政府条例的话,从法律上讲则会受到指责。副总统卡拉(JK)认为发布肃贪会法代法令政府条例等同于降低政府的权威。因为修改后的肃贪会法也是由佐科威签署通过的,若佐科威总统又为此发布代法令政府条例,卡拉感到莫名其妙。 
10月1日,卡拉在雅加达副总统办公室说:“总统刚刚签字表示同意,却又立即加以撤销,逻辑在哪里呢?把政府威望置于何处?” 
卡拉也置疑发布代法令政府条例可以平息大规模行动浪潮的说法,而最恰当的步骤是通过宪法法院的司法审查。卡拉说:“一些有关肃贪会法的诉讼也已开始在宪法法院审理。宪法法院的司法审查是最好的方式,代法令政府条例依然有许多利弊。再说谁来担保代法令政府条例?而通过宪法法院的话是符合宪法的。” 
此前佐科威说,他将慎重考虑9月26日在雅加达独立宫举行的一次会议上数十位国家精英提出的建议。会上讨论的问题之一是在国会全体会议上批准通过的修订肃贪会法。佐科威说:“我们当然会把他们的建议考虑在内,我们做出决定后将会传达。” 
万隆Padjadjaran大学法学院教授Romli Atmasasmita博士提醒,不要敦促发布代法令政府条例,让佐科威总统陷入困境。Romli在周五的书面声明中说:“那些鼓励总统发布取消修订肃贪会法的代法令政府条例之人,将总统推到总统机构崩溃的深渊。” 
Romli提醒说:“若在修订肃贪会法被批准通过之前发布代法令政府条例的话,将违反2011年第12号关于制定法令和条例的法律,违反了法律的结果总统将受到弹劾。” 
2002年肃贪会法制定者建议总统立即颁布对肃贪会法的修订结果,并加快举行肃贪会新领导层的就职典礼。 
印度尼西亚大学(UI)的国家宪法专家Indriyanto Seno Adji也认为,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就国会刚通过的肃贪会法发布代法令政府条例的话,可能违宪。 
此外,如果总统发布代法令政府条例取消肃贪会法使新的法律无效,以后将与宪法法院的裁决重叠。Indriyanto说:“这意味着没有法律上的确定性,因为在对同一对象,即肃贪会法的论战中存在重叠和冲突。”
我们看到佐科威总统确实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需要认真思考以采取最佳步骤。学生和民众的焦虑情绪是不容忽视的,但佐科威也必须采取安全和符合宪法的措施。另一方面,我们希望宪法法院能够就修改肃贪会法的司法审查作出明确的、公正的、提供法律确定性的裁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