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邝耀章
印尼这个国家的政治联盟可以说是脆弱的。联盟只是建立在利益上,而不是建立在意识形态的基础上。
就好比强迫性的婚姻,政党并不是因为有相同的理念而结盟,而是因为各自的利益关係而结盟。利益关係成为 政党之间结盟的媒介,所以 毫不奇怪,当利益未能实现时,联盟就有破裂的风险。
政党可以互换联盟伙伴。 在竞选期间他们可以结盟,倘若在竞选中失败,会有几个联盟政党倒向胜选的联盟,而败选的联盟很快就会瓦解。
在2014年总统选举,佐科威与尤淑夫•卡拉(Jokowi-Jusuf Kalla)的联盟由四个政党组成,即斗争民主党(PDIP)民族复兴党(PKB),民心党(Hanura),国民民主党(NasDem)。在帕立波沃与哈达.拉查沙(Prabowo-Hatta Radjasa)阵营中,联盟支持者有5个政党,即大印尼行动党(Gerindra),公正福利党(PKS),国民使命党(PAN),从业党(Golkar)和建设团结党(PPP)。只有一个政党不加入联盟即民主党(Partai Demokrat)保持中立状态。
当佐约威•卡拉(Jokowi-Kalla)的联盟赢得2014年大选时,在另一个联盟的从业党与建设团结党与他们的联盟发生了婚变。胜选的联盟为了在国会中获得多数党的支持,不得不接受从业党与建设团结党的靠拢,被迫与这两个当初反对的政党结盟。
在2019年大选中,联盟也发生了变化。 在佐科威与马鲁夫.阿敏(佐马)支持者联盟中,加入了10个政党,分别是斗争民主党(PDIP),从业党(Golkar),民族复兴党(PKB),国民民主党(NasDem),建设团结党(PPP),民心党(Hanura),印尼团结党(PSI),Perindo,PKPI,星月党(PBB)。
而帕拉波沃与桑迪的阵营裡加入了五个政党,即大印尼行动党(Gerindra),民主党(PD),公正福利党(PKS),国民使命党(PAN)和创业党(Partai Berkarya)。这五个联盟政党中的两个,大印尼行动党和民主党,正准备与赢得选举的佐科威•阿敏支持的联盟政党结盟。
这种联盟只是一种脆饼的联盟,只是为了选举而结合。就如混合燃油是指石油与汽油混合的一种燃油。脆弱的联盟是指在一个联盟裡经常有反对该联盟的声音的政党。
在苏西洛•班邦•尤多约诺(Susilo Bambang Yudhoyono)总统执政的时代,内阁中有一个或两个联盟政党在内阁中获得部长职位份,但他们经常批评政府。他们虽是联盟政党的成员,但他们切站在反政府的立场。这样联盟称为假联盟。
在佐科维总统执政的第一任期裡,国民使命党(PAN)也在内阁中获得部长职位,但国民使命党经常批评政府。这就是所谓的假联盟。国民使命党实行的是对自已有利的实务政治。
我们可能需要检查每个政党的政治基因。 有的政党的确是忠于联盟,但有的政党可能是反对党的基因。
从业党在新秩时代是执政党,进入改革时代至到现在,从业党一直与胜选的政党联盟。
从业Golkar党似乎是马基雅维利安(Machiavellianis的追随者)。哲学家尼科洛•马基雅维利(Niccolo Machiavelli)说:“如果不能击败他们,那就加入他们。”“如果失败,那就加入胜利者。”
从业党没有成为反对党的经验。他不不习惯也不喜欢生活在对立的栖息地。当他失败时,他转移到获胜者的栖息地。这样的政党显然不是混合的联盟政党,而是真正的政治联盟。
在新秩序时代,由梅加瓦蒂(Megawati)领导的斗争民主党(PDIP)被视为反对党。在改革时代的10年中,从2004年到2014年,这个政党也将自己定位为反对党。
斗争民主党(PDIP)现在是执政的政党。也许是由于他的政治DNA反对派,他偶尔会“批评”总统。例如,他要求内阁获得更多的部长级配额。他还要求总统改组其中一位部长。政党联盟的态度是混合的,或者是带有一些反对的混合。
现在,据报道,有一个或两个政党与反对党联盟,即民主党和大印尼行动党希望加入2019年总统选举获胜者联盟,据报道,这两个政党将获得内阁部长级配额。
现在,据报道,有两个政党将加入执政党的联盟裡,即民主党和大印尼行动党,希望加入2019年总统选举获胜政党的联盟,据报道,这两个政党将获得内阁部长的职位。
对组织内阁而言,完全是总统的特部。 总统应该仔细检查他们的政治基因,这对执政党有利。不要让一个或两个政党成为联盟的政党成员。 已经在内阁中组成联盟,但在国会中郄支持反对的声音。
检查政治的政治基因很重要,因为在选举期间,民主党和大印尼行党是反对阵营的政党。大印尼行动党未曾执政过,因此他的政治基因有可能是反对的基因。
政治基因是会改变的,而生物学裡基因(DNA)是不能改变的。总统必须检查他们的政治基因是否真的从反对派基因变成了联盟基因。
这种检查是短期的工作,从长远来看,我们必须使联盟政治制度化,以使创造出来的不是掺假的联盟,而是永久性的联盟。 联盟的政治制度化将导致制衡机制的制度化,这才是真正的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