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邝耀章
有的地方政府缺乏监督机构,所以并不奇怪,不管是否有或没有地方政府内部的监督机构(APIP),别名是地方检查机构,至今地方政府的贪污腐败现象仍然盛行。
贪污腐败在地方政府越来越普遍,这反映了地方上的监督机制不完善或薄弱,甚至根本不存在。由于地方监察机构是一群流放者的场所,所以造成地方上的监察机构很弱。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监察机构经常与作为其主管的地方首长一起进行贪污腐败。
地方政府监督机构(APIP)无法监督地方首长,因为他直接在地方首长的领导之下。关于地方政府的2014年第23号法律第216条第(3)款规定,地方政府监督机构通过地方政府秘书履行对地方首长负责。
不管是否有意或无意,地方政府监督机构(APIP)都被安置于地方首长之下。它不是独立的,因此它的存在对消除腐败和改善地方政府治理没有有效的作用。
若想要将APIP安置于独立机构,当然需要修订《地方政府法》。修改法令需要很长时间,而地方政府的紧急情况已经很严重。
因此,总统佐科威总统于2019年10月14日发布了2019年第72号地方政府法令。该法令是对PP 18/2016的修订,成为了《地方政府法》的实施法规。
PP 72/2019中的规定为APIP提供了一种新鲜血液,以加强监督职能。在PP中,如果可能滥用职权或损失国家资金,则地方检查机构无需等待地方的指派。检查结果必须报告给省级检查部长,如果发生在地区/城市级别,则要报告给省长。
PP还强调了地方检查机构作为地方政府的监督要素的存在。 在履行职责时,地方监察局必须履行及协调预防贪污腐败等职能。希望将检查机构的监督结果用作对腐败的警钟,以便并非每年都有地方官员因为贪污腐败而被肃贪会(KPK)逮捕。
不幸的是,PP 72/2019没有更详细地说明预防腐败协调的实施方法。例如,如果发现了腐败指控,则地区检查局可以直接与执法人员进行协调,从而避免根据风俗解决贪污腐败指控。
尽管地方政府没有受到监管,但如果发现可疑犯罪,地方检查机构必须主动与警察和检察官进行协调。
在PP 72/2019中,加强地方视察机构地位的政治意愿非常强烈。据指出,解雇或调动省级地方监察员的机制必须通过与内政部长的书面协商。对于地区/市级区域检查员,将通过省长进行书面协商。
希望地方检查机构对任命、解雇和调动进行密切和分级的监督,希望地方机构将不再是最后处置的场所。若地方机构所以享有盛誉,是因为它充满了可信赖和可信任的人。
当然,加强地方视察机构的作用和能力的目的是使该机构在打击地方法规的实践中更加独立和客观。在其作用和能力得到加强之后,监察局的存在得以充实,因此其缺席情况很奇怪。但是,如果将来贪污腐败现象仍然猖獗,地方视察局将被扔进大海。